第六百四十章 忠心耿耿夜团员

小说: 阿拉德的不正经救世主 作者: 想吃大鱼的猫 更新时间:2020-10-18 06:12:49 字数:3988 阅读进度:644/660

<>app2();

时至秋季,亡者峡谷又地势偏北,终日大雾弥漫,走在其中体表不自觉还有些冷寒。

耸入云端的神秘高塔,被改造成高达一百层的“创世纪号”飞船,小玉和两位神官都是第一次来,不自觉仰着头想要窥探塔尖极限,脖子都酸了。

眨着眼睛的小玉,连连惊叹,“难以置信,我以为天界根特的几十米高楼就算顶尖了。”

“嗯,而且虽然很不想承认……”

泰勒娴熟的在绝望之塔门口验证身份,“历史悠久的古泰拉,在几千年前,科技水平就超越天界不止一个档次。”

充满科技感的门向一侧滑开,泰勒突然和门后的人撞了一个照面,短暂的僵在原地,因为对方既不是镇守第一层的费纳音,也不是团长艾泽拉,更不是老熟人蕾娜。

而是一个在秋天还穿着白色热裤,露肩内衣不怕冷的女子。

对方在脑后扎了一根单马尾,发色却诡异的是红白渐变,肌肤呈健康的麦色,身姿窈窕,两只手臂上装备着一件黑红色利爪,隐隐还有一种甜香气味传来。

“毒王路易斯?”

泰勒秀眉紧蹙,忙后退了两步,让开身位。

暴戾搜捕团七先知之一,温和派干部,七个人中最让人恐惧的一个,传闻也是毒王一脉的始祖,不过为什么会跑来绝望之塔。

因为那七个人和强硬派索德罗斯理念不合的缘故,很少会来亡者峡谷,更多的是奔波在外谋划着什么。

泰勒的出声提名也让夜林颇为惊讶,仔细打量这位帕丽丝的好友,路易斯虽然看起来模样颇为老成,其实年龄并不大,正值青春妙龄。

不过那一张很有英气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的表达出来,冷冷硬硬,她一双和发丝同色的红眸,一一扫过泰勒和希娅特等人,不起任何波澜。

她没有说话,直接绕过泰勒的身位,就这么离开了绝望之塔。

片刻后,身着紫色短裙的蕾娜突然出现在一层,“进来吧,外面冷。”

绝望之塔的大门缓缓合拢,泰勒边往里走,迫不及待问道:“蕾娜,为什么路易斯,会来这里?”

“温和派的目标是保护使徒,你说呢?”蕾娜指了指上空。

当然她的意思并不是说路易斯和索德罗斯对上了,而是她和泰勒的老家,天界,有使徒安图恩。

“在夜林打通了天界通道之后,已经有冒险家以及旅行者前往天界,斯曼工业基地有使徒的消息,自然也就传了下来。”

蕾娜自己觉得小无奈,在七先知眼中,罗特斯是被夜林崩塌塔楼给晒死的,狄瑞吉被他扯出了心脏丢到异次元裂缝,都是已死之身。

所以新的使徒安图恩,就让七先知起了心思。

不过因为安图恩体积太过庞大,而且天界毕竟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就目前情况来看,整个第七帝国对使徒安图恩都呈现一种愤怒状态。

所以全都拿不准主意没有办法的七先知,就让路易斯过来和艾泽拉团长商量一下,也没能得到什么好的结果,只能干瞪眼。

就温和派所知道的消息,安图恩体积有一个岛屿这么大,人在它面前和蚂蚁一样,根本没法和使徒沟通。

难道还真要凭借温和派这点人手保护安图恩,去和整个天界帝国为敌?

怎么想都太扯淡了。

所以对于安图恩,即使是温和派首领埃思拉,也是一种有心无力的状态。

更何况七先知之一的米拉兹消失在格兰之森后的某一晚,其他六个人的权能,都不同程度的表现出了愤怒之意。

缺一不可!

现在却有个“一”,被神秘存在给抓住了,更让他们烦躁无比。

“说起来,夜林,你的身份和实力已经不算是秘密……”

蕾娜表情有些许担忧,温和派已经知道了天界的英雄,和暴戾搜捕团某个救过艾泽拉的小干部,是同一个人。

也就是说他明面上“宰了”俩使徒的消息,让温和派的一些人对他咬牙切齿,极为不爽。

比如埃思拉,罗森伯格等人,当然也有一个先知对他抱有非常强烈好感,就是憎恨希洛克的索伦。

夜林耸了耸肩,倒是丝毫不在意的模样,“没关系,让他们来找我,我还愁着找他们呢。”

即使是带有赫尔德意志的埃思拉,或者依靠权能降临了强大灵魂的罗森伯格,面对不断通过巴卡尔“帝令”强化血脉的塔娜以及艾丽丝,几乎不会有什么胜算。

更何况家里还有一只懒懒散散的奈雅丽。

电梯缓缓上升,以往有冒险家敢挑战绝望之塔,是要一层一层打上去的,不过夜林的实力有目共睹,不需要再这么做。

停靠在大概中间位置,这里也就是艾泽拉和艾丽卡等人居住的地方,因为视野很开阔,已经可以看到窗外的天空被晚霞染成红色,再过不久,黑夜即将来临。

踏着科技感十足的金属通道,周围都是线管或者明灯,蕾娜带着她们打开了一间房门,“还是你们以前住的地方吧,因为没有新人,房间一直空着。”

“你们先铺床准备休息,我要去见团长。”夜林重重点头,然后火急火燎大踏步离开,他在这里住过一个月,内部构造也还算熟悉,不会迷路。

泰勒和希娅特对视一眼都撇撇嘴,如果说现在谁能让这没节操的货乖乖听话,大概也就他心心念的温柔团长了。

一处布置优雅的小房间,艾泽拉尽量用墙纸或者挂画等物品,掩盖住绝望之塔内部冰冷的机械感,让环境显得温馨热烈一点。

有得必有失,虽然创世纪号飞船有着消除时间影响,延缓寿命衰老的效果,但内部空间的孤寂和冰冷,往往会让人陷入精神状态的负面问题。

“艾泽拉姐姐,我们一起出去玩呗,这里很无聊的。”

艾丽卡趴在艾泽拉的床上左右打滚,她性格跳脱不安分,耐不住绝望之塔的寂寞,经常会溜达出去玩,不过因为安全问题,一般不会跑太远。

艾泽拉手中做笔记不停,宠溺一笑,“去哪玩啊,峡谷附近也就几个村镇,你都去过几十次了。”

艾丽卡是魔界人,年纪较之自己要小一些,让她有种照顾妹妹的亲切感觉。

“我们去赫顿玛尔,找夜林玩嘛。”艾丽卡把头埋进团长香香的枕头里,声音嘟囔含糊不清。

她太羡慕夜林了,听蕾娜说,经常开着一艘飞艇满世界晃悠。

“你啊,就是耐不住性子,下次蕾娜或者欧丽去的时候,和她们一起散散心吧,可以走远一点。”艾泽拉放下笔轻轻叹了口气,她也找不到办法和使徒安图恩沟通。

那家伙体积太庞大了,无从下手。

不过奥汀一族和塔尔坦星人合作共生关系,那有什么办法联系到使徒内部的塔尔坦么。

从黑色火山,还是从安图恩的嘴里钻进去,怎么看好像都不太现实啊。

据说安图恩嘴里有黑雾,黑雾中有很强烈的电离子等物质,极度危险。

正在她皱眉思索的时候,突然有人按响了门铃,“团长,你在嘛,我是夜林。”

艾泽拉一愣,还没来得及起身,趴在床上打滚的艾丽卡倒是一个骨碌爬起来,也不穿鞋,踩着地毯就兴奋的打开了房门。

“喂喂,你是不是在艾泽拉姐姐房间安监控了?我刚刚还说你呢。”

艾丽卡眉眼弯弯,笑容满面,夜林一来,肯定会带来很多有趣的,好玩的。

就算没有,也可以跟着他去赫顿玛尔嘛,绝望之塔的人都太闷了。

“对,我听到你的呼唤了,所以立刻出现。”夜林伸手摸了摸艾丽卡的头,然后把一大包零食塞她怀里,一边吃去。

“哇,面包,还热烘烘的。”艾丽卡笑逐颜开,心满意足。

她和一般的女孩不一样,并不太喜欢甜口的东西,反而喜欢味道淡一点的,但很软活的东西。

比如黄瓜味的薯片,不蘸酱的薯条,以及刚出炉的面包,尤其后者,吃一百年都不会腻。

“团长,最近还好么,我看你好像有点瘦了,多吃饭啊,身体健康才是最重要的,有没有想吃点什么?或者饮料?……”

他紧紧握着团长柔若无骨的小手一脸激动,一旁的艾丽卡被面包噎的直翻白眼,同时暗自腹诽这家伙真唠叨,不过对艾泽拉真是忠心耿耿。

“我很好的,也不缺什么,天黑了外面很冷吧。”

艾泽拉一如既往的温和性格,一双紫色如星辰般的眸子,满是温柔的笑意。

依依不舍放开团长的小手,有点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还行,就是雾挺重的。”

在一旁坐下,随便扯了一个最近生活的话题,当顺口聊到阿拉德大陆伪装者数量增多的时候,艾泽拉明显一脸歉意。

“真的很抱歉,我约束过温和派不要插手这件事,但还是有一部分团员,想以这种办法来靠近奥兹玛。”

温和派崇尚保护使徒,而且是不分对象的保护,无论是破坏GBL教的罗特斯,还是毁人无数的奥兹玛,都是他们的保护对象。

但艾泽拉不同,她保护使徒的前提,则是建立在不会给这颗星球带来严重灾难的前提。

她经历过暗黑圣战,所以更明白那位使徒对阿拉德大陆每一个人来说,是究极之恶,必须要毁灭的存在。

大是大非面前,艾泽拉往往能分的很清楚,这一点,也是她具有独特人格魅力的地方。

“没关系,团长,恰好关于奥兹玛,我有事和你说……”

夜林把自己想猎杀奥兹玛,然后继承使徒之力的计划一说,没曾想立刻遭到了艾泽拉的反对。

“不行!这不可能的,即使是古泰拉制作的次等级,元素贝亚娜,最后也爆体而亡,你身体根本容纳不住使徒之力。”

艾泽拉没有直接否认创世纪号上有古泰拉的技术,也没否认自己是古泰拉的人,而是直接指明要害重点,人体绝对承受不住太初之暗的力量。

一旦吸收,绝对会爆体灭亡。

即使是那一位异次元的大天使·米歇尔,他也不敢直接获取使徒之力,而是用他的庇护天使,七位大天使之一的具象,间接封印了奥兹玛。

<>app2();

(https://www.x/read/165264/558317325.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手机版阅读网址:m.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