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儿吗

小说: 被偏执狂惦记的第十年 作者: 言之深深 更新时间:2020-10-18 08:14:15 字数:3404 阅读进度:17/17

“我骗你干什么?”宋栖词眉毛一扬,下巴抬了抬:“就这周四,沈卿译会去一个慈善晚会,晚上不会回家,你正好可以那天走。周五早上,皙栀会让沈老爷子找他,他一天都不会回来。”

今天已经是周二了。

“这么短的时间,要是被发现了……”梁姗眼睫颤了颤,有些紧张的问:“那该怎么办?”

宋栖词脾气辣,见不得她这样畏手畏脚的,皱眉道:“你胆子怎么这么小?被发现了就被发现了呗,你都敢跑了,还怕被发现?就算他发现了,最多也就是像现在这样,也不能把你怎么着吧?”

更何况,梁姗据说还是沈卿译惦记了十年初恋。

哪个男人真的会忍心伤害初恋的?

梁姗可不太相信宋栖词说的这几句话,她逃跑被发现了,沈卿译没准真会打断她的腿。想到此,梁姗头皮发紧,不由得问:“宋小姐,为什么你会喜欢沈卿译?”

宋栖词一愣:“什么?”

“你现在都知道他是个什么人了,为什么还会喜欢他?”梁姗手掌按在腿上,尽量冷静的说:“他并不像外表看起来那么温和,他脾气也不好,是个神经病。”梁姗抬眼,看向宋栖词:“你为什么,还会愿意和他在一起?”

宋栖词胳膊肘搁在沙发扶手上,托着下巴,唇上涂了浅色的口红,笑起来时发亮,眼睛也亮晶晶的,宛如少女:“我十八岁的时候就认识他了,我家里人和朋友们都让我离他远一点儿,我起初也和别人一样,觉得他是穷人家养大的,即使回了沈家,骨子里也还是跟我们不一样。”

“他……那个时候过的不好吗?”梁姗忽然有些好奇。

想到那时候沈卿译刚回沈家,或许吃了很多苦,她心里就冒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没有不好。”宋栖词指尖点着胳膊,回忆道:“他鼻孔都要戳上天了,拽的不行,连话也不肯跟我讲一句。好像谁都看不上,清高又骄傲。”

梁姗没有见过那样子的沈卿译,可是光凭宋栖词的三言两语,她竟也能拼凑出那时候沈卿译的样子。

一直过着苦日子的少年回了自己真正的家,周围的人却都瞧不起他。于是他也懒得搭理别人,卑微又小心的,撑起自己的骄傲自尊。

“大约是因为从小太多人宠我了吧,男生也是,好多人追我,我没怎么费力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然后他却不想其他男生那样,对我嘘寒问暖,处处讨好。”宋栖词坐起来,没有继续往下说,转而问梁姗:“我对你才好奇呢,我很想知道,你为什么不乐意跟着他?要是他肯这样对我,别说是留在这儿陪着他,就算是一辈子都出不了门,我也乐意。”

梁姗不太能理解宋栖词的想法,“你想被他用脚链锁着,天天看他发疯,被他威胁?”

宋栖词想象了一下:“……”

好像也不是不能接受?

可这话她也没脸当着梁姗的面儿说。

梁姗扭头看了眼外面的天空,蓝天广阔,如果宋栖词没骗她,那周四之后,她就能离开这儿。

“宋小姐,谢谢你。”她弯唇笑起来,杏眸也弯起来,嗓音像融化了的糖:“祝你和沈卿译白头到老,甜甜蜜蜜。”

宋栖词脸颊爬上红晕,有些不好意思:“谢谢。”

“我能再拜托宋小姐一件事情吗?”

“什么?”

把夹在课本上的笔拿出来,梁姗撕了小半张草稿纸,在上面一笔一划的写下梁玉菁的名字,递给宋栖词:“这是我妈妈的名字,你能帮我找一下她吗?找到了将她的联系方式告诉我,可以吗?”

宋栖词看着白纸上的字迹,有些怔。

梁姗的字不太漂亮,是笨笨的圆体,“梁”字的三点水是连在一起的,像是一竖,写“玉”字时三横就是一个“3”。

这和沈卿译的字迹一模一样,就连很小的特征都没什么区别。

梁姗轻声唤:“宋小姐?”

宋栖词回神,强自压下心底的涩意,微笑道:“当然可以。”

*

梁姗从宋栖词那里出来,心情好了许多,膝盖似乎也不痛了。

她走路带着点儿小蹦跶的回去,在路上看见浇花的张妈。还笑眯眯的和她打招呼:“张妈好!”

这是她来到这里第一次这么热情。

“梁小姐饿了吗?饭菜都准备好了,今天怎么回来的迟了?”张妈眼睛笑成了一条缝,拿着喷壶走过来。

梁姗撒了个谎:“我多看了会儿书。”

张妈没往心里去,仍是笑着:“等会儿先生回来了,看你这么高兴,肯定也会心情很好。”

梁姗脸上笑意淡了一些,和张妈打了个招呼之后就进去了。

到晚上七点多钟沈卿译才回来。

梁姗在客厅沙发上看最近新出的电视剧,是一部很搞笑的情景喜剧,里面很多地方她听不懂,张妈就给她解释。

她偶尔看张妈玩游戏玩到哪一步了。

张妈在玩第五人格,背景音乐紧张的响着,同伴被监管者抓走了,她和梁姗正准备去救同伴。

头顶却突然传来一声:“好玩儿吗?”

张妈手一抖,抬头看到面前的人,结巴起来:“先、先生回来了?”

上班时间玩游戏,还被老板抓到了,张妈真是老脸都要丢尽了。

梁姗把掉下去的手机从沙发上捡起来,她尽量表现的不让沈卿译看出异常,说:“很好玩呀,沈卿译,你要跟我们一块儿玩吗?”

她十六岁的时候和沈卿译就是这样相处的,她不想让沈卿译察觉到一丝一毫的,自己想要逃走的端倪。

男人板着一张脸,鼻梁上架了一副细银丝边眼镜,穿了一身深色西装,看起来像个考究的学者。他微微弯着腰,凑近了看梁姗手里的手机。

忽然鼻梁上一轻。

沈卿译抬眸,梁姗食指勾着他眼镜,在手上转了一圈,眨巴着杏眼问:“玩儿吗,哥哥?”

艹。

虽然知道梁姗这句问话没有任何狎昵意味,沈卿译却还是舔了下唇,垂眸与她视线相对:“怎么玩儿,你说。”

十六岁的小姑娘听不懂他的暗示。把眼镜放一边,她退出了第五人格操作界面,然后说:“你把手机拿出来,我教你下载游戏。”

沈卿译手按在沙发靠沿,坐了下来,从兜里拿出手机,给她。

“你要解锁。”梁姗把他手机屏幕摁亮,差点儿怼到他脸上。

张妈早就心虚的溜走了。

客厅里只剩下他和梁姗两个人。

沈卿译说:“行。”

手机解锁,给了梁姗。

他手机是纯黑色的,有点重,梁姗拿着觉得沉甸甸的,手机边边角角的地方还镶了钻,看着很贵。

梁姗心里觉得他败家,熟练地给他下载好了游戏。

沈卿译倾身,凑到她身边,看小姑娘细白的手指在屏幕上点啊点,神色认真,活像个网瘾少女。

他笑了一下,说:“三三好厉害。”

梁姗莫名有点小得意,“喏,下好了,然后你注册一个账号就可以玩了。”

注册好了账号,点完了游戏最开始的介绍,梁姗问:“你想玩哪个角色?”

“这个。”

“你第一次玩儿吗?”

沈卿译偏头,有些不解:“怎么了?”

“这个是监管者。”梁姗鼓了鼓脸颊,心累的解释,“现在玩的这个等级,监管者只有一个。”

“然后?”男人挑眉。

“监管者是抓逃生者的。”

沈卿译:“……?”

梁姗快速给他选了角色,说:“你玩这个医生。”

沈卿译:“……行。”

“……”

在接下来的半个小时内,梁姗全身心的投入了游戏,然后她发现——

她的医生队友总是被监管者抓,而且每次被抓住之后也不挣扎,直接就坐上了狂欢之椅,然后……安详的死掉了。

梁姗心里想骂却又不敢骂,玩了大半个小时之后,她彻底不想跟沈卿译一起玩儿了。

她抬眸,软声讨好的问:“沈卿译,你吃饭了吗?”

“没有。”

梁姗一喜,忙说:“那你快去吃饭吧。”

屏幕上又传来人物的尖叫声——她的队友又死了。

沈卿译放下手机,侧眸看着梁姗,小姑娘眼睛里有种灵动的光,脸颊微微嘟起,他伸手,在她脸上轻轻捏了下,忽而问道:“想出去吗?”

“……啊?”梁姗有些心慌,以为他知道了自己的念头。

“周四晚上,我带你出去。”沈卿译起身,拍了拍她的脸颊,又道:“二楼你房间隔壁,朱宏弄了个游戏室,你以后玩儿游戏,可以去那儿。”

梁姗仰起脖子,有些呆呆的看着他。

她怎么,有种非常古怪的感觉……

就好像,沈卿译在宠着她一样。而且,她刚才好像,也没有那么怕沈卿译了。

梁姗意识到了一个、长久以来被她忽视的事实——

除了刚醒过来的时候之外,其他时候,沈卿译似乎每次都是被她刺激到发疯的。

男人又说:“以后想去哪儿,可以让司机送你去。”顿了下,他低声说:“不用跟我说。”

“……哦。”梁姗反应迟钝的点了下头,慢半拍的说:“好。”

可她马上又想到了一个致命的问题。

宋栖词说周四晚上送她走,那沈卿译要带她出去,这该怎么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