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村里的那些人和事

第1章 刘老蔫死了

作者:糖拌苦瓜 更新时间:2022-08-05

刘老蔫儿死了!

这个消息像是长了翅膀一样,在大年初二的早晨,随着阴冷刺骨的寒风,传遍了只有一百多户的河西村。

林枫听到消息的时候,刚从被窝里爬起来,正迷迷糊糊的坐在餐厅里吃早饭。昨晚和几个发小凑在一起,酒喝的太多了,脑袋现在还昏昏沉沉的胀疼。

虽然是在农村,但林枫家的房子却和城里的小别墅一样,三室两厅两卫的格局盖成了二层小楼。

把厨房和茅房都放在屋子里,他家是村里头一户,也是唯一的一户。为此,盖房子的时候,没少被帮忙的乡亲们议论。

“把茅房盖到屋里,那味道得多大啊?”

“没见人家有下水道吗?解了手,用水一冲就干净了,不会有味!”

“那也有味,阿屎的时候总不能捂严实吧?”

“厨房也在房间里,一做饭就烟熏火燎的,满屋子呛的慌!”

“准是国华那宝贝疙瘩的主意,在城里上了几年学,想在村里过城里的日子!”

......

住进来后,来串门的乡亲又免不了一番羡慕。不仅没有味道,那茅房里的瓷砖,被王秀英擦的像镜子一样溜光锃亮。

坐在马桶上拉完屎,轻轻一按,呼噜一下子就冲了下去,干净的很,一点味道都没有。特别是冬天的时候,不用在茅房里蹲着挨冻!

厨房里装上了整体橱柜,煤气灶是嵌进柜子里的那种,煤气罐也放在柜子里面,做饭的时候一拧打火的开关,火苗子能窜半尺高,又快又干净。

油烟机把烟全部抽到了外面,就算是炸干辣椒,房间里也没有味道,这一切看上去都很高档。

“读过大学就是不一样,把这房子盖的真好!”

前邻家的婶子羡慕的夸赞着,心里琢磨着要不要把前两年新盖的房子扒了重盖。

屋里的摆设也和城里一样,楼下有客厅、餐厅、厨房卫生间三个卧室,楼上格局一样,只是还没有装修,要等林枫结婚的时候,装修了做婚房。

前年林枫大学毕业后,他爸妈花光了半辈子的积蓄,盖成了这栋小楼,去年夏天才住进来。

一切看上去都还是崭新的,冬有暖气夏有空调,和城里的人家没啥两样。

之所以要等林枫毕业后才盖房子,就是不确定林枫以后在哪里发展。万一他想留在城里,钱当然要留着在城里买房子了。

林枫大学毕业后回了老家,就在附近的滏阳集团找了份销售的工作,也算是和他学的市场营销专业对了口。

关键是林枫也喜欢销售的工作,山南海北的跑,每天都在看不同的风景,体验不同的人生。

虽然是在乡镇上,滏阳集团也是一家规模有几百亿的上市公司,是方便面行业的三巨头之一。薪资待遇自然不必说,比省城里的大公司一点都不差。

因为有文化,干活又肯卖力气,林枫仅用一年多的时间就当上了城市经理,每月的工资加提成能有两三万。

林枫的爸爸林国华也是个头脑灵活的人,前些年去了白家湾镇工业区的一家机械厂上班,学了一手精湛的钳工技术。

这两年机器卖的快,厂里的活加班都干不完,收入自然很可观,每个月都能赚个万儿八千的。

有钱了生活条件自然要搞的好一点,外面冰天雪地的,屋里的暖气烧的像春天一样温暖,隔着拖鞋都能感受到地暖的温热。用半吨的小锅炉供暖,一个冬天要烧四五吨煤,只要肯花钱,就能让一家子过的舒服些。

林枫如往常一样,只穿着一件单薄的睡衣,还把袖子挽了起来。

他刚夹起一个煎饺准备放进嘴里,就见他妈王秀英捂着厚厚的羽绒服,搓着手从外面走了进来,外翻的毛领子上还挂着几片没来得及融化的雪花,在灯光的照射下,闪着晶莹的光芒。

“大早上的,你们干啥去了?我爸呢?”

林枫随口问了一句。

“老蔫哥不在了,我和你爸在那边帮忙!我回来吃口饭,你爸还在那边!”

王秀英脱掉外套,一边抖着毛领子上的雪花,声音有些颤抖的说着,不知道是因为冻的,还是因为心里难过。

早上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她被惊到了。昨天晚上还来她家串门来着,今天早上突然说不在了,这一下子真有些接受不了,心里像是被放进了一块冰,一阵一阵的哆嗦着发紧。

她家和刘老蔫家是并排邻居,中间只隔着一堵墙头,她家在西头挨着街,刘老蔫家在巷子里面挨着河。

早上林枫的爸爸林国华推着小推车去河边倒炉灰,刚走到刘老蔫门口,就见刘老蔫的儿子刘志民,惊慌失措的从家里跑了出来,差点撞到他身上。

“志民,大早上的你小子跑啥?”

林国华扶着小推车看向刘志民。

“叔,俺爹中煤气昏过去了,我去喊医生!”

刘志民一边喊叫着,一边朝巷子外面跑去,脚上的靴子连鞋带都没来得及系,跑起来一歪一歪的,狼狈不堪!

林国华闻言一惊,也顾不上去倒炉灰了,随手把小车放在一边,走进刘老蔫家里。

刘老蔫家和他家一样,也是六小间的地方,去年翻盖成了四大间平房。

因为钱不够了,四大间正房的墙面,连灰都没抹上,简单的按上了门窗,先住了进去。

剩下的活,刘老蔫准备等天暖和一点了,买点水泥和沙子、瓷砖什么的,自己慢慢干。ωwW.八⑦7zω.còΜ

周围的配房也只是把墙砌了起来,顶还没有封上。

一间临时搭建的西屋里,刚下班回来的刘志娟,身上还穿着厂里发的大红羽绒服,脸色苍白的坐在一张用两扇门板拼成的床边,把她爹的上半身紧紧揽在怀里,想要用自己的体温,暖热她爹已经冰冷的身体。

“娟儿,你爹醒了没?这四面透风的房子,咋能中煤气呢?”

林国华还没进门,就关切的大声问了一句,紧跟着就来到跟前。

见刘志娟呆愣愣的没有搭话,林国华看向了她怀里的刘老蔫。

此时的刘老蔫双眼紧闭,那张被苦难煎熬的像枯树皮一样的老脸,已经没了一点血色。

林国华心里咯噔一下,连忙伸手摸了摸刘老蔫的额头,就像冰块一样,哪里还有一丝温度。

“二哥!二哥!”

林国华大声呼喊着,从刘娟手里接过刘老蔫,把他平放在床上,似乎还抱着一丝希望,把手掌贴在他的胸脯上。

身上也和额头一样,冰冷冰冷的,没了一丝温度,心脏也没了动静。

“二哥,这好好的咋能中了煤气?”

林国华强忍着没让眼泪流下来,在屋子里扫视了一圈,墙角一个被烟熏的黢黑的破盆子里,还有没烧烬的木棒棒。

这几天一直阴天,昨天下午还下起了雪,晚上气温更是降到了零下十几度。

刘老蔫怕费电,不舍得用闺女买的电暖气取暖,整个冬天都是烧木柴火盆取暖。

昨天晚上还在一起有说有笑的老伙计,说没就没了。

林国华强忍着心里的悲伤,拍了拍刘志娟的肩膀,想要说些什么。

他还没开口,就见刘志民领着村里的小医生张明明,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叔,你也在啊!”

张明明和林国华打了声招呼,就来到了床边。

“看看你江河大伯吧!”

林国华哽咽着摆摆手,让到了一旁。

刘江河是刘老蔫的大名,因为在家排行老二,所以小名就叫二小,老蔫儿只是个外号,不知道是谁给他取起的。

可能是因为喊着顺嘴,也可能是刘老蔫脾气好,从来不计较,慢慢的,村里人就忘了刘老蔫的大名和小名,这个外号就成了他的名字。

林国华比刘老蔫小几岁,从小就跟在刘老蔫屁股后面,二哥、二哥的喊着,一直到昨天,他都没有改过口。在他们这一辈人里面,他是唯一一个没有喊过“老蔫儿”这个外号的人。

以前刘老蔫家条件好,没少照顾他,他结婚时差一辆自行车没钱买,坐在院子里发愁。

隔壁的刘老蔫隔着墙头听到他和他娘说话,不声不响的跑到县里的供销社,买来一辆崭新的飞鸽牌自行车,放在他面前。

这在当时可是一大笔开销,能算上三大件里的一件,对于他们来说,已经很贵重了。

“二哥,这咋行,咋能叫你给买车子?”

林国华当时激动的说不出话来,泪水直在眼眶里打转转。

“先把婚结了再说,等你以后有钱了慢慢还就行!”

刘老蔫嘿嘿一笑,摆摆手说道。

现在那辆车子还被林国华好好收藏着,虽然有了电动车以后,好几年都不骑了,他依然是过段时间就推出来擦擦,像新的一样。

这些事情就像是昨天发生的一样,记忆还那么清晰,而那个耿直憨厚的二哥,却躺在那里,再也不会醒来了。

想到这里,林国华心里就像压了一座大山一样,让他喘不上气来。

“叔,大伯他......”

张明明把刘老蔫冰冷的胳膊轻轻放好,看了看依然呆愣愣坐在床边的刘志娟,和紧张的盯着他的刘志民,最后看向了刘国华,话只说了一半就说不下去了,眼泪顺着眼角流了出来。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app为您提供大神糖拌苦瓜的村里的那些人和事

御兽师?

主目录下一章 刘老蔫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