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宴饮之乱

小说: 沐雨时节更待落桑 作者: 暮君卿 更新时间:2021-05-08 字数:4261 阅读进度:2/30

自洛神追寻魔物未果之事一出,玉清天诸神便就此展开一系列会议。

形成的最终结果就是:由小玉清府暗访,暂不必惊动九重天那位。

原因是,天帝陛下寿宴在即,诸天同庆。但是说白了,无非一群老神仙给一小孩儿献媚而已!

洛桑对此事一向没有兴趣,甚至有些厌烦。

“神座!”

“叫师父!”

“是,师父!”一脸严肃的所思手捧一精致盒子来到正殿,正打算给专心致志看书的神座汇报这次寿宴事宜。

洛桑躺在椅子上,侧过脸瞥了一眼那盒子。

“这次送的是什么啊?”

众所周知,小玉清府的主人惯会打造神兵法器,且修为上神之后,能运用自己的法器与天下神兵产生共鸣,她的凤翎便是如此。

但是,难就难在,这个天帝一年办一次寿宴,一次又一次,他们小玉清府都不知道损失了多少法器,洛桑想想都觉得肾疼。

“师父,是时雨琉璃珠。”

所思把盒子递过去给洛桑看,结果洛桑嗖地一下把书扔到一边,打开盒子,不可思议地看着所思道。

“徒弟啊,为师觉得这礼物贵重了些,咱换一个怎样?”

天啊,时雨琉璃珠乃烛龙的眼睛所化,形状晶莹剔透,虽只有一颗,却是修仙之人流哈喇子的东西啊。

“师父……不好吧!”

最终,所思还是以天帝身份尊贵为由,把礼物和洛桑一起带到了南天门。

南天门外,来往的仙家络绎不绝,看到洛桑站在门外踌躇,各路仙家都上去同她寒暄。

“难得上神这会儿不在府内睡觉,等下一定要尽兴才是啊!”

“有劳老君挂念,您先请。”洛桑笑着答道。

外界皆传,这一届小玉清府的主人惯会偷闲,每次有仙者前去拜访,主人不是在睡觉就是不在府中,就连天界盛会也是很少参席。

今日能在南天门见到洛神,于他们而言可算是新鲜。

太上老君与洛神素有交情,热情地同洛桑打招呼,洛桑的心情也还好。可是,好心情也有打断的时候!

“堂姐,你怎么穿成这样来赴天帝陛下寿宴啊,莫不是府上中馈不足,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拿不出来么,呵呵!”

洛桑没有回头,但细致的眉毛却很不自在地拧了一下。

洛华,金翎凤族的公主,她父亲的弟弟的女儿,她的堂妹。

从小就是这样,高贵的咄咄逼人,因洛桑的母亲是凡人出身,仗着自己血统纯正,一向视她为眼中钉,且处处与她攀比。

总之,只要能让洛桑不高兴,她洛华就高兴了。

这不,又来找茬了!老君看了洛华一眼,便自行进入,他一向见不得这类骄横之辈。

“诋毁上神,按律削除仙籍,公主,请自重!”所思挡在洛桑身前,手握住剑柄,以示威胁。

“哼,本公主不过是好心提醒堂姐罢了,衣着不整,当心陛下治一个不敬之罪,以免殃及整个凤族。”

衣着不整?洛桑看了一下自己,穿着确是朴素了一些,且都是凡间的款式,倒也不至于衣着不整。

不过,反观她这堂妹的装扮,从头到脚一片金黄,裙摆拖得那么长,倒是有几分天妃的派头,若是细细追问下来,不敬的人,是谁啊。

“燕雀叽喳得紧,所思,走吧!”

“洛桑,你……”洛华不聋,当然知晓她所说的燕雀是指谁,心里就更让不是滋味了。

于是,趁所有人不注意,洛华掷出袖口里的物件,径直往洛桑背后飞去。

可惜天不遂人愿,洛华以为奸计得逞时,有人却挡在了洛桑身后,并截获了那个物件。

“好漂亮的绣花针,如女人的心思一样,玲珑剔透!”

这时,洛桑回头,恰好看见美男子一枚,声音听起来很是勾魂夺魄。

那倚靠在门边的身躯更是让人想入非非,看见他手里的毒针以及一不小心就会深陷的银瞳,洛桑揖礼道,

“洛桑谢过魔尊!”

“不用客气,美丽的姑娘总是会让人另眼相待!”

“那麻烦魔尊再帮我一个忙!”

“荣幸之至。”

说完,美男子魔尊闭着眼睛把绣花针旋转一圈之后直接刺入了洛华的膝盖,洛桑抬起眼眸,这才开始审视这个男人。

不得不说,世无争这个魔界之主,这几万年来当的还算有模有样。

不过,以往他来参加宴席,身边总是跟着他那红衣军师,今天他一个人来,倒是稀奇得紧。

“公主,这是魔尊,咱们开罪不起啊!”洛华身边的仙娥小心劝说。

“少废话,快给本公主解药!“

洛华扶着自己的腿走到一边,咬牙切齿地盯着渐渐走远那两人。

原本这毒针是给洛桑准备的,解药也是想要看洛桑跪在自己面前而带在身边。

现在倒好,白白受了一罪不说,要是一会儿影响到了自己在宴席上的发挥就不好了。

寿宴是在皓庭天度霄殿举办的,洛桑他们进来时有不少仙侍引路,由于世无争身份特殊,在进入大殿之前,便与洛桑分开了,转而去了别的席位。

不过临走前,世无争似瞥了洛桑一眼,深邃的银瞳之下,有些意味深长。

“二殿下到!“洛桑与所思才坐下没多久,这位二殿下就到了。

听闻二殿下艮卯最近在东海新得一灵宠名叫小狸,放在身边很是抬爱,走哪带哪,今日也不例外。

墨发蓝瞳的谦谦公子,带着上蹿下跳的小毛球,不觉间多了些可爱。

紧接着,叽喳的洛华也走了进来,步态婀娜,一片金黄,感觉只要有她在,整个度霄殿怕是连白昼都不需要了!

“天帝到!”

“拜见天帝。”

众神起身相迎,至殿外开始,一股清冽的香味便开始悄然蔓延,这个香味吸引了洛桑的注意。

然而等她抬头想要一探究竟,一张莹白如玉的脸横亘在自己眼前,那双透亮的眼睛正好与自己四目相对。

“冤家路窄啊,浪荡子!”

洛桑在心里腹诽。此时,沐予自己也很讶然,这不是毁了他心爱的树的小女子吗?

“诸位仙家,请就座吧!”

“师父,您怎么了?”所思觉察到洛桑

“没什么,肾疼!”

眼睛一路盯着今日着装光彩照人的衣冠禽兽,洛桑一阵恶寒。

都说凡人对自己的肾很是宝贝,洛桑现在的心情就好像是丢了一颗肾一样难受,因为她认为,自己的时雨琉璃珠送错了人。

这样的交集,恰巧不偏不倚地撞进了洛华眼里!

这不,作为女人的危机感使她瞬间站了起来,“天帝陛下寿宴,四海同贺。洛华特意为陛下排了一支舞,在此贺陛下福寿绵长!”

“好,公主有心了!”沐予说。

“这俩人,看起来倒是绝配得紧!”

舞曲开始,洛桑就偏过头,不再看上面。跳舞的人使出浑身解数想要吸引沐予的目光,而沐予的心思却不在这上面。

倒是一旁的艮卯看的津津有味,天蓝色的瞳孔倒映出了跳舞的人的影子,若是洛桑看见,定要感慨一句“孽缘啊”。

一舞终了,众人皆拍手叫好。

“富态雍容,像小狸一样!”

艮卯此话一出,众人瞬间安静了。因为,他们二殿下的小狸正团成一团盘踞在他腿上,那圆滚滚的肚子都快赶得上大象腿了。

而他们殿下的话不就是变相地说洛华公主胖嘛?

这下,洛华的脸都绿了,沐予轻微咳嗽了两声,谁料还是有人笑出了声。

“哈哈,所思我给你说,这二殿下怕是一辈子都讨不到媳妇儿了,纯粹一憨货!”

这一笑不得了,让才缓和的气氛一下子又坠入了冰窖。

“如果,能摸一下就好了,是不是,小狸?”

熟料,这二殿下却是一副不谙世事的模样,再一次爆出了金句,让在座各位都傻了眼。

洛华感觉一下子受到了侮辱,瞬间眼角就被眼泪浸染,“天帝陛下,二殿下口出秽言,请陛下为洛华做主啊!”

“看到没,分明就是**裸的调戏,这兄弟俩不愧是一家。”

洛桑继续与所思探讨,不曾想,沐予大手一挥,直接挥开了一条道路。

“你很开心啊,小女子?”

当然开心了,兄弟俩,一个浪荡轻浮,一个假装清纯,调戏了人还装无辜,还能比这更让人开心的吗?

“是啊,种树的浪荡子,本神可开心了呢!”

洛桑不紧不慢地站起身子,施了仙法让自己的衣物更加平整。

众仙家一齐咽了一口唾沫,种树的,浪荡子,这个信息量好大啊,他们是不是应该先闪人啊?

“兄长,你是不是……”艮卯想说,你是不是忘了你身后还有人在哭啊。

然而,他似乎也没有立场说这话,因为把洛华惹哭的人好像是自己来着。

于是,他只好无辜地抱着小狸去洛华旁边,“不哭了好吗,喏,小狸给你玩儿!”

看着艮卯递把小狸递给自己,洛华一脸震惊,这殿下莫不是傻了吧,他看不出来自己是在利用他吗?

而且,现在的重点应该是眼前这二位冰火两重天的人吧!

“怎么,上次没打够啊,再来?”

看着这张无比轻浮的脸,再回想起当日的种种,还有今日的时雨琉璃珠,气就不打一处来。

左右今日她不是以神识对战,定要叫这个浪荡子为他的行为付出代价。

如是想,洛桑一下子闪身逼近沐予跟前,二话不说就和他打了起来。

众仙家被这两位尊神打得逼到了角落,眼看着美酒佳肴悉数散落在地,场面混乱不堪,他们是既可惜又惊恐啊。

“小女子,你可弄清楚了,是你先打坏了本座的迷榖树在先。”

沐予用暖金黄色的仙气包裹着二人,压低声线道。

有没有搞错,自己可是天帝啊,她眼里还有没有尊卑法度,竟然公然与自己叫板。

这也就罢了,还当众叫自己“种树的”、“浪荡子”,他不要面子的吗?

“所以,这就是你轻薄本神的理由?堂堂天帝,要不要脸?”

噢,原来如此。是他们的天帝陛下轻薄了洛神,怪不得会被打。

洛华听闻此话,面上就更不是滋味了,一把抓过艮卯的小狸放在怀里使劲揉,艮卯眼里闪着泪花,“我的小狸”。

世无争倚在一旁的柱子上摩挲着下巴,饶有兴味地看戏。天界几万年没这样热闹过了,多亏了这只小凤凰,不错不错,甚合我意。

“你……”圣人说的一点不错,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既然她一口咬定自己轻薄了她,那就索性一不做二不休。

在与洛桑对阵了二十来招之后,剑走偏锋,一把化开她所设的仙障,手迅速搂过她的细腰,嘴覆上她的唇。

右手打了一个响指,将自己与她暴露在众人跟前,“这才叫轻薄,懂了吗,小女子?”

此刻,沐予眉梢微弯,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而洛桑的眼神已经化作无数冰凌:你找死!

“快闪开,是千凌冰封!“不知道谁喊了一句,众仙一个个急着往后退。

千凌冰封,杀伤力极大,攻击范围极广,中招者若无时雨琉璃珠护持,顷刻之间,元神寂灭。

沐予没想到,这个举动会引来她的杀心,是自己太过了?就在这时,一股柔和的力道生生将沐予和洛桑分开。

“都住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