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将臣现

小说: 沐雨时节更待落桑 作者: 暮君卿 更新时间:2021-05-08 字数:4576 阅读进度:8/30

啪——响亮的耳光伴着一分功力,毫无预兆地朝地下跪着的红衣男子甩了过去。

“魔尊息怒,军师身上还有伤。”有属下看不过去,大胆求情。

“闭嘴,谁让你多话的?”谁料惊鸣一个怒喝,那个属下便不再敢多话。

“呵,果然。惊鸣,看来最近你瞒着本尊做了不少事啊,来,给本尊说道说道吧!”

秦广殿内,世无争一袭白衣,双手撑在案前,银色双瞳如午夜月色,清冷,没有温度。区区一成法力而已,若不是身体亏损,怎会如此若不惊风?

“惊鸣,别再让本尊叫你第三遍!”这不是威胁,他们知道。

如今,这件事是无论如何也瞒不住他的了。不过,他总归会知道的,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惊鸣撑着身体上前,给世无争行了一个大礼,道,“惊鸣有罪,红玉琵琶之事,确与属下有关!”

“噢?从哪里找来的?”世无争不再看他,转而回到座位上。

“招摇山!”惊鸣干裂的嘴唇艰难地张合着。

“什么东西?”能去大罗天混一遭的魔物,世无争真的很感兴趣。

“将臣!”这个名字一出,世无争脸上的戏谑一下子就不见了,心也一下子沉入了谷底。将臣?真是久违了,这个名字。

数万年以前,天地之间其实还不是那么分明,人妖混杂,仙兽难分。

时值犼王作乱,伏羲与女娲合力斩杀,使其魂魄一分为三,分别赋予了赢勾、后卿、旱魃以新的生命,成为鬼界三大主宰,继续为祸苍生。

后,随着神魔两族战力提升,当时的天帝与魔尊便动了灭绝鬼界的念头,此后,三大鬼王被逐一消灭。

正当神魔二族在争论功劳时,新的鬼王诞生了,这便是将臣。

天魔二族怎么也没料到,犼王会逃到招摇山,掉一滴血在一根无名树枝之上,造就了另一个祸害。

获得犼王之血的将臣,骨子里流淌的自然是犼王的凶残与暴虐。一夜之间,食尽万鬼,侵吞万兽,嗜血成性。

所过之处,尸殍遍野。然而这样一个凶猛的鬼界之王,闹腾一阵之后,还没等人来收服,竟然自己就消失了。

可笑的是,神魔两族翻遍天上地下,都未寻得它的踪迹。随着年月的流逝,这个名字渐渐被淡忘,当时的惨状,也随着它的消失而不再被人提起。因为,没有人愿意回忆噩梦!可是,如今算是怎么回事呢?

“惊鸣啊,找到它,费了你不少功夫吧!”世无争眼底的寒意越发凝重,惊鸣也不敢抬头。

世无争忽然站起身子,走到惊鸣跟前,停留了一会儿,什么也没说,兀自出了秦广殿。

属下们见魔尊走了,立马扶起惊鸣,“军师,尊上看上去似乎一点也不高兴啊!”

惊鸣看着世无争远去的背影,对着属下道,“将我送去万魔宫!”

“军师,那可是万魔宫,尊上并未下令……”魔族上下,只要一听到万魔宫,无不闻之色变,军师疯了吗?

“照做吧!”吩咐完属下之后,惊鸣径直往万魔阁而去。彼时,兜率宫已经吵得不可开交。

“本座认为,把他送去交予元始天尊炼化,方得稳妥!”沐予说。

“我不同意,那老东西常年不管事,你又不是不知道。交给他,恐怕再过十万年也炼化不了。”

“招摇山仙力涌动,灵气充沛,是一处难得的炼化之所,把他放在那,再施以阵法,慢慢炼化岂不是更好?”洛桑板着脸一本正经说道。

“可是你别忘了,它就是从招摇山跑出来的!若贸然将它送回招摇山,无异于放虎归山,届时惹出更大的麻烦,谁来负责?是你,还是你的小玉清府,抑或是整个凤族?”

沐予走到洛桑跟前,耐心分析道。

“那把它放在天界就安全了?天帝别忘了,整个三十六天,它出入如入无人之境,万一炼化到一半,它发狂了,谁来负责?是你,还是天穹宫,抑或是整个神族?”

洛桑反驳得脸不红心不跳,清明的眸色看向沐予。若不是沐予瞥见了洛桑飞速旋转的眼珠,他还就真的信以为真了。

“想看天元阵法就直说,绕那么大一个弯子,不累吗?”一旁的敖棪所思有缺三人,默默杵在老君的丹炉旁,看着那二人打口水仗。

直到听到天元阵法,三人才齐刷刷地向那二人的方向看过去。而被说中心事的洛桑一阵干咳,眼神躲闪,退后了一步。

而这一步退的,让所思和有缺兀自叹了一口气。说话的时候义正言辞,可其心真的是不敢恭维,敖棪看向所思,这么出众的人才,如何跟了这样一个主子,麒麟的脑袋是怎么想的?

“我哪有?不过顺便而已嘛,小气!”

她承认,自己的确是惊叹于天元阵法的布置,若是把那东西放在招摇山,势必要启动天元阵法,届时自己就能再次亲眼目睹。

可是,招摇山确实是一处很好的炼化之所,既可以避开仙府重地,离魔族又远,就算再起乱子,也不会波及太广。

她也是本着太上无极大道精神的原则做事的。

“小气?小女子,天上地下,你可是第一人哪!”敢说堂堂天帝小气的,也就是她洛桑了。

沐予很好奇,在她眼里,自己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形象?

“陛下,上神,魔血,显出来了!”突然,一个声音钻入他们的耳际。

一下子,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老君的丹炉里。

只见,如指甲般大小的鲜红色血滴缓缓升出,然后停在他们的眼前。

丹炉里的火光的颜色一下子变成了蓝色,老君手一挥,丹炉里的火一下子便熄灭了,看来,这个丹炉也要不得了。

“你说这滴血,如今算是是犼的?还是将臣的?”沐予一改之前的放松,转而凝重地问道。

“谁知道呢?不过,无论是谁,都不应该存活于世!它,早该作古了。”洛桑一句话总结。

在这一点上,相信不只是她,就连魔族也会容它不得。

因为,无论是犼还是将臣,都是上一辈神的噩梦,也是这一辈神的忌惮。神魔两族被将臣这个名字的恐惧支配了多年,如今,却是到了该了结的时候了吗?

“陛下,当务之急,得先施法将魔血困住,再与众仙家商议解决之策。将臣之血,非一神一族得以炼化,得借助外力!”

“外力?老君的意思是,魔族?”沐予一下子便想到了关键。

的确,数万年以前,神魔二族曾同心合力斩杀三大鬼王,如今,炼化魔血之事,若是有魔族帮忙,事情定然容易许多。

可是,如今天魔两界积怨已深,世无争又是一个不好控制的,一个弄不好,那就不是一滴血的事情了。

“是的,陛下!”老君直言不讳。

“此事关乎三界,容本座想想!在此之前,魔血就先安置在兜率宫中,本座会让敖棪日夜看守,有劳老君费心了。”

“是,陛下!”

“所思,你也留在这,有缺长老,劳烦你回去安抚族人!”

所思与有缺分别应下,沐予洛桑出罢兜率宫,有缺便追了出来,一把将洛桑拉了回来道,“族长留在九重天,务必小心,天家的人,没一个好东西!”

说完,恶狠狠地瞪了沐予一眼,便背着手扬长而去。洛桑一阵晕眩,“敢问陛下是什么时候惹到这位老人家的?”

“这个问题,本座也很想知晓!”世无争,这笔帐本座记下了。

“火灵鸟一族一向脾气火爆,陛下自求多福!”

洛桑同情而又幸灾乐祸地看了沐予一眼,准备闪身走人,谁料沐予先一步来到洛桑跟前阻断了洛桑前进的步伐。

“洛神这是准备去哪啊?”沐予问。

“招摇山!”洛桑直言道。解铃还须系铃人,事发地点在招摇山,那自然得一探究竟。毕竟,有好多疑问尚待解开。

比如,将臣消失万年,如今出现的原因是什么?既然现身,为何不是以本体现身,而是以一枚琵琶现身?

如今魔血既在,那将臣的本体是否就在招摇山呢?诸多疑惑,或许只有亲自勘察,才能得出结果。

“这般急切,不怕打草惊蛇?”

去招摇山寻找自然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可若将臣是有人故意放出的,抑或是有人召唤的,那招摇山上,该处理的东西估计已经处理干净了。现在去查,只会让对方有所警觉。

“怕什么?天塌下来,不是还有天帝您顶着吗?”洛桑不傻,自然知道这个道理。

然而此事关乎神本,就算洛桑不去,还会有别的人去。

而且她断定,此去招摇山,沐予不但不会阻止,还会想方设法为她遮掩。如此一来,就方便多了。

“你是拿定我身份不便,所以行事才这般胆大吧。”

的确,自己现在还不能派人去调查招摇山,有人愿意替自己走这一遭,他高兴还来不及。

“此去,千万当心!”

沐予看了洛桑一眼,温柔地摆弄了几下右手的琉璃珠串,笑着走出了兜率宫。

洛桑对着那个云淡风轻的背影一阵不屑,“天家的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连利用人都那么坦荡,那杀起人来岂不是更加潇洒,说不定杀完之后还会好心地给人祈祷呢!

“咦~真恶心!”

洛桑去往招摇山的间隙,惊鸣也只身进了万魔宫。

从踏进万魔宫那一刻起,惊鸣周身的血液仿若瞬间凝固。

身体周围呼啸而过的黑风,在其周围肆虐,彷佛听见有人说,“他来了,杀了他,杀了他!”

这一座宫殿,充满了死寂。每一个角落,都沾染了数千万年的怨念,不入轮回,不堕幽冥。

这是魔界中人心中的禁地,同时也是世无争内心深处的一块伤疤。惊鸣自知世无争的心思,故而来了这里。

“啊——”不过须臾功夫,惊鸣就被这万千怨念刺穿了四肢百骸,他的身体被整个向上托起悬在半空,动弹不得。

惊鸣一袭红衣,难见血色,可现在的他,远不止失血过多那么简单了。此刻的他,面色惨白,若无人相救,不到半炷香的功夫,便会殒命。

“怎么办?要不,去禀告魔尊,不然,军师很快就没命了!”一个属下说。

“好,我这就去!”正要走,迎头便撞上了一袭白衣,“属下参见魔尊!”其余人也跟着跪下,世无争冷眼看着万魔宫,听着里面的人的惨叫。

“魔尊,军师他……”属下想说救救他吧,去被人给拉住了。

“自作聪明,死了也不可惜。你说呢,惊鸣?”

“魔尊……恕罪……”惊鸣艰难地吐字让世无争不耐地皱了皱眉,随后,世无争一掌挥开了万魔宫大门,自己化作一缕白烟迅速入内,而后大门再度合上。

感觉到世无争的气息,惊鸣布满血丝的脸庞稍有一瞬的松弛,不过仅仅是一瞬,那些魔气便更加变本加厉地缠绕他,像极了恶鬼对于美好灵魂的渴望。

“惊鸣,你可知,缠绕着你的这些怨念是何物化成?”世无争冷眼旁观这一切。

“鬼界之王,吞噬万灵!”惊鸣说。

“那么,滋味如何啊?”世无争问。

“魔族永远的噩梦,如今被你**裸地翻出来了,你还有什么脸面活在世上?你现在一定觉得很可怕对不对,当年魔族先烈,也就是如今缠绕在你周围的恶灵,他们也觉得很可怕!魔族什么都能做,惟独禁忌之门,你,碰不得!”世无争闭眼回忆道。

“啊——”惊鸣现在已经彻底说不出话,喊叫也不足以证明他的痛苦。

直到世无争睁开眼,那些魔灵和怨念才疯了似的四下逃窜,一会儿便消失无踪。惊鸣一下子被砸在地上,衣服已经染成了紫红色。

世无争叹了口气,在惊鸣设变坐下。说,“将臣之血现已封存在天界,接下来,你打算怎么收尾呢?”

“封印将臣的术法是在万魔宫找到的吧。只可惜,鬼界之王只告诉你召唤之法,却未曾授予压制之术,这才导致我魔族军师接连受伤。”

届时,沐予一定会让魔族与天界联手炼化将臣之血,这难道就是你想要的结果?

“惊鸣,你究竟是有多大的宏图伟业啊!”

“回……禀……魔尊,将臣……将臣之血……很快就会回到魔族!”惊鸣有气无力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