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阁门启

小说: 沐雨时节更待落桑 作者: 暮君卿 更新时间:2021-05-08 字数:3829 阅读进度:13/30

“初雪消融,院子里的樱花约莫要开了,小洛桑,真的不能等赏过这樱花雨再走吗?”

去年夏日,她就是一身樱花衣裙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其后之昀便在洛桑的院子里种下了这樱花树。

只是如今她又要走,这一去,几时能回?

“我也想流连落英缤纷,只是师门任务,片刻耽搁不得。”还有一月便是立夏,她必须在立夏之前返回天界早做部署。

“既如此,那我等你回来,只是,此去便是多少光景呢?”之昀站在门前,不舍的看着洛桑。因为,等待的时光总是非常难熬。

“放心吧,至多不过几日就回来了!”洛桑拍拍之昀的肩膀稍作安慰。

口头说几日,实则哪次不是一年半载,这一刻,一直侯在一旁的敖棪竟有些同情起这个凡人来。人与神之间,隔的可不是简单的山海啊!

随后,洛桑踏上了敖棪与所思找来的马车,出罢城外几里,洛桑便使了变幻之术,脱身回到了天界。

在凡间待了这许久,回到天界,竟也不腻了。只是前后对比下来,倒叫所思与敖棪有些怅然,两人对视一眼:还是凡间好!

洛桑换了身行头,与所思一道先一步去了魔族。而后敖棪去向沐予复命,沐予二话不说也去了魔族。

洛华在族内得了消息,以帮衬之名前去看洛桑的笑话。啥时间,三界之内,但凡得了消息的都齐聚在魔族冥河之外,等着八音阁的门再度开启。

“这魔族好久没有这般人丁兴旺了!”以蓝衣小仙说。

“兄台,成语用错了吧。”人丁兴旺是这么使的吗?

“公主,不曾想今日来此的仙家竟这般多,若是咱们的族长不能开启八音阁的门,这脸可就丢尽了呢!”

一白衣纤瘦的侍女窃喜说道。

“倒是本公主多虑了,原本想着将凤族的侄辈们都领出来看笑话,如今这般,真是天助我也。”

洛华依旧如往日那般金灿灿的装扮,走在哪里,都耀眼的紧。“瑛竹,陛下在那边,走!”

洛华跑的飞快,一下子便跑到沐予身边,只是,还未开口,沐予一行人便在惊鸣的引领下进入了秦广殿。

剩下洛华一行人只好陆陆续续随着魔兵一道进入了魔族偏殿。只剩一个时辰,便是世无争与洛桑约定的期限。

洛桑与世无争抵达八音阁,世无争双手随便一会,周围的禁制悉数散开,留下一块干净的空地。

“地方已经给你腾出来了,开始你的表演吧!”世无争漫不经心地说。

“谢过魔尊了!”

洛桑一脸平静地看着前方的八音阁,再看一旁的化物镜,现在开始,她的一切所作所为,都在他们的眼皮底下,而他们的眼中,多是戏谑过于担忧。

可笑,她究竟在为谁忙活啊?不一会儿,一股清冽的香味忽然袭来,回过神,来人已经站在自己跟前。

“放心去做,一切有我!”他怎么会来?也对,此事关乎神本,倒也不奇怪。

只是浪荡子这一次良心发现了?这个时候说这些,是出于安抚还是道歉啊?

“无争兄见谅,本座今日只来与洛神护法的,你一向慷慨,定然不会介意的。”

洛桑抬头,不可思议的看着他,要我是世无争,非揍残你不可,太欠打了。

“请便!”世无争找到一把椅子,兀自坐下看戏。

洛桑也不再分心,袖子里变出事先准备好的画卷,香炉,案几,还有一方带有凤族徽印的七弦琴。

随后,将画卷放置一边,焚香,揩拭琴弦,动作有条不紊,人也显得平静。待洛桑坐定,沐予便施法罩住洛桑周围,在身后默默地注视着。

“难得贴心了一回!”有他护法,确实心安。在外的沐予闻此话,顿时有些哭笑不得,我在你心里的印象究竟有多差啊?

“八音阁?呵,先送你一道开胃菜吧!”洛桑闭眼凝神,随后,神识没入太虚,现在这个空间里,周围只剩她与八音阁了。

化物镜里的人们顿觉奇怪,这是要自己弹奏启动八音阁的门吗?

“装腔作势,待会儿有你好看的。”洛华不甘心地说道。

“秋兰兮糜芜,罗生兮堂下……暾将出兮东方,照吾槛兮扶桑……”拨弄琴弦的手指光滑细腻,歌喉婉转的人儿音色动人,唱的人如痴如醉。

眼里浮现三千颜色,时而愉悦、时而惆怅、时而充满希望。世无争记得,当时给出扶桑树的时候,念的也是这一首《九歌》。

只是,今日之人着重暾将出兮东方,而他在意的却是扶余马兮安躯。不知道这个女子是不是在讽刺自己不会断句而故意为之呢?

“春兰兮秋菊,长无绝兮终古。”一曲毕,炉内熏香依旧袅袅,洛桑睁开眼,望着眼前的八音阁,果然如传闻一般高傲无比,八道门竟没有一丝松动。

早该料到有此结果,不过还是忍不住想试试。

“怎么会?如此绝唱,竟也入不了八音阁的眼?”

外面的人面面相觑,只有洛华那掩饰不了的幸灾乐祸的面容在一旁扩散,很好,洛桑,接下来,就让我看着你一步一步走向绝望吧!

“美丽的女子,还剩不到半个时辰了,你确定你的那三样东西能开启八音阁的门吗?况且,此一曲虽然已经是少见的绝唱,只怕单靠声音还不够呢!”世无争开口道。

“都说了是开胃菜,无争兄何必这般急切?”沐予气定神闲地说道。他倒是觉得以这个小女子的心智,能做到的绝不止于此。

洛桑没有理会这二人,起身撤开屏障,拿起一旁的画卷慢步走近八音阁,在它周围转了一圈回到原地。

然后将画卷一甩,直接掠过了八音阁,并将其迅速包裹。

顿时,洛桑手一挥,一束金光从画中溜出,眨眼之间便覆盖了整个魔族,顿时,魔族上下,家家户户都点起了红色的灯笼。

“我好像闻到了饭香。”化物镜外的仙者说。

“你是饿昏了吧,明明是炸鸡的味道,还有孩提的笑声呢!”

世无争惊讶的椅子上站了起来,这是幻术吗?可若是幻术,他也的的确确闻到了饭香,孩子的笑声。

“快看,是烟花,烟花啊!”这时,又有一个仙者大叫道。

“夫人你看,今晚的流星好多啊。”烟花的绚烂把魔族照的明晃晃的,天上的星辰也闪烁着眼泪,似乎下一刻就要钻进他们怀里。

然而没过多久,太阳便出来了,他们的周围鲜花遍布,魔族自冥河开始,由外向内,刮过去缕缕清风,顿时山明水秀,鸟鸣兔走。

紧接着,如他们所想,四季美景一个不落,一一展现在他们眼前。正当人们沉浸在美景里时,洛桑袖袍一甩,一阵悠扬的笛声响起了。

洛桑抬头看天,若有所思。之昀,你的笛声是我听过的世间最美的声音,如果可以记住,我希望是以这种方式,不论八音阁的门开启与否,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此时此刻,你所带来的美好,永远印在人们的心里了。

“这个眼神,是思念吗?”沐予站在洛桑身后,看着她的神情,是什么足以让她这么思念,他竟有些不甘心了。

“快看,门,门开了!笛声还在继续,那幅画卷依旧还在上空盘旋,可是,如他们所见,八音阁的一道门蓦然开启了。

紧接着,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第五道门都开启了。

开启后的八音阁门就像涡轮一样,一下子将画中景色全部吸入门中,就连笛子吹出的音符也悉数纳入嘴里。

“不,不可能,怎么会?连开五道?这不可能!”洛华紧咬着嘴唇,眼里全是嫉恨与不可思议,若不是残存的理智告诉自己一定要忍住,否则她定要去问个明白。

“公主!”瑛竹小心唤道。

“门开了,还望魔尊兑现前诺。”众神仙还未反应过来,八音阁的门早已渐渐关上了。

洛桑悠悠走到世无争跟前,略有得意地说道。但是面色却有些苍白,大概缘于法力消耗过度。

“为什么?”此时,世无争早已顾不得什么炼化魔血了。她究竟是用了什么方法连开了八音阁的五道门?

难道仅仅是弹唱了一曲,展示了一幅画吗?

“所谓诗言志,歌咏言,声依咏,律和声,八音克谐,无相夺论,彼此相辅相成,这就是八音阁初创之意。”

“这就是为什么这些门不开则已,一开便不可收拾。至于剩下三道门,大概是咱们做神仙做久了,六根清净,少了些许情愫罢了。”

沐予在一旁解释,引得洛桑侧目。原以为只有之昀才能领悟到这一层,不曾想这个天帝看似孟浪,实则经纶满腹。

也好,省的她浪费口舌了。

“八音克谐?呵呵,美丽的姑娘,你赢了!本尊应你所求,不日请天帝派人一道过来,在万魔宫炼化将臣。”

说完,自己便闪身不见了。

剩下洛桑和沐予二人面面相觑,沐予想着之前的尴尬,正不知如何开口时,却见洛桑一个没站稳,差点儿栽到地上。

沐予动作迅速地上前用双手撑住洛桑的双肩,怎么回事,刚才还好好的?

“洛桑,你怎么了?洛桑?”沐予连叫两声,试图让她清醒。

可是,洛桑却直接晕了过去。沐予先是一愣,随即将人打横抱起,径直出了秦广殿。

路过冥河的时候,看着一众看热闹的神仙,眼里流露不耐之色。

“敖棪,今日来看热闹的,无论仙阶大小,都打发凡间历劫吧!”一群没用的废物,也让他们尝尝看热闹的后果。

“领法旨!”敖棪欣慰地看了一下沐予,他们的陛下终于上道了。不过,洛神好端端地为何会突然晕倒?不管了,先办正事。

“天帝陛下有令,凡是今日凑热闹的,请各位排着队去往凡界历劫,还望各位配合。”敖棪用洪亮的声音说道。

“凭什么?”洛华阴阳怪气地说。

“个中缘由,公主大可自行参悟。若尔等还有同样的疑问,可以先用脑袋想想,洛神今日所作所为,为的是什么!”

甩下一句话,敖棪也走了。一群蠢货,办事的时候不上心,这会却赶来凑热闹,陛下不生气才怪。

“洛桑,你给我等着。”做了那么多,到头来却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她不甘心,不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