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莲动扁舟

小说: 沐雨时节更待落桑 作者: 暮君卿 更新时间:2021-05-08 字数:4738 阅读进度:15/30

洛桑回到小玉清府。所思闻讯立马赶来。

在见到自己神座之后这个小麒麟的眼睛有些飘忽不定,脸颊还有细微的泛红。

洛桑觉得很奇怪,他才离开了半刻的功夫,怎么自己的徒弟就搞成这个样子啦?这是被谁非礼了?

“神……神座……你回来啦?”所思吞吞吐吐的说。

“嗯,回来了。话说。最近府内是不是出现了什么漂亮的姑娘?”洛桑问道。

“没…没有啊!那日神座被天帝陛下抱走之后,我前思后想。觉得您在陛下那里应该被照料得很……周全……所以我就先行回府了。”

一番话下来。所思的眼神更加的飘忽不定了,就好像是知道了什么亏心事一样。准确的来说,应该是知道别人的亏心事一样。

“可我怎么觉着话的味道不太对啊?”这个笨徒弟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没有啊!对了神座,天界与魔族共同炼化魔血的事情,是不是该告一段落了?”。

所思干咳了两声,迅速的将话题转移到将臣这件事情上。

洛桑听闻,脑袋思索一阵之后,走到座位上说道。

“不错,确实是该告一段落,接下来他们有什么事情都不关我的事情了。左右我的情分已尽,接下来我要享受一段清闲的日子。“

“怕是不能够,神座您忘了,马上就是五万年一次的法器宴集了,咱们府上还什么都没有准备呢!“所思提醒道。

“法器宴集?”洛桑一惊,她怎么不知道还有这档子事儿?

“不错,法器宴集每五万年一次,是众仙家翘首以盼的大日子。”

“上一次小玉清府的法器宴集是由您的父亲主持的,那时您刚好出生。如今,神座已经五万岁整。这件大事就落在您身上了!”所思耐心细致地说道。

“啊,明白了,又是败家的六日。那就按你的意思,提前操办起来吧!”洛桑瞬间没了睡觉的兴致。

“好,弟子这就去吩咐师兄弟们准备!”小麒麟乖巧应答。

“所思,在操办宴集之前,你去凡界一趟,像往常一样,找人顶替我一下。”她不能时刻守在之昀身边,寻找替身就必不可少了。

“是……”果然,神座什么时候都不会忘记这位凡间挚友。

想起之前小青龙的话,他有些恐慌,万一神座真的喜欢上了那个凡人,那可怎么办?

不,不可能的,要喜欢早就喜欢上了,何至于等到现在?

“你怎么了?心神不宁的,是不是真喜欢上哪家仙子了?”洛桑见所思许久未动,于是出言调侃道。

“神座说笑了,弟子这就去办!”说完,所思头也不回地走了。

“唉,不经逗!”一想到哪一日所思有了心上人的样子,她就忍不住想笑。

麒麟一族可堪神族翘楚,若是所思想要娶一女子,此女子必定贵不可言。但愿他所喜欢的不会让他为难。

“宴席名单,日子选定,法器选择,邀请的人数……好烦,事儿怎么那么多,不行,我得去找个帮手!”

毕竟她是头一次弄这样的事情,就算是依葫芦画瓢,她也得弄得有模有样才是,堂堂小玉清府怎好让人看笑话?

说走就走。一瞬的功夫她就来到了兜率宫,扫地的童子一见是她,行过礼之后便继续扫地了。

洛桑推开门,径直而入。不曾想,却瞧见了水神湘子正坐在那里。

“老君,天下情事,是否都那么的不遂人愿?千年来,我只是远远地看着他,本以为……”

洛桑刚要抬脚,却又收了回来。

“隔墙竖耳,非君子所为,也罢,改日再来!”如是想着,洛桑转身便去其他的地方。

一个旋身,洛桑来到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方才走两步,就有仙侍过来问候。

“给上神请安!”洛桑假意说好,但心里却久久不能平复。

刚才她是不是偷听了什么不得了的消息?水神有心上人了?可是有心上人不应该去找月老吗?

“搞不懂!”算了,偷得浮生半日闲,先逛逛吧。

来的时候没注意,这里竟然是九天瑶池,刚刚那两个仙侍手里拿着粉红莲花,应该是采去做装饰用的。

瑶池内,仙气若隐若现,不时有几只仙鹤飞过,看着真惬意啊。

“这个时候若是有一叶扁舟,那该多好!”洛桑嘴里嘟囔。

走了不知有多久,竟真的在一处地方看到了小舟,洛桑内心大喜,真是天不负我啊!

不作他想,洛桑一下移到舟上,催动术法,随手采了一片大大的莲叶盖在自己的脸上,人直接倒在船里。

“唉,不管了,先睡一觉!”

“陛下,我们的船呢?刚刚还在这的呀。”这边洛桑前脚刚走,沐予后脚就到了。

敖棪站在沐予身后正疑惑着,然,沐予却瞥见了远处碧池里莲叶慢慢晃动的样子。

沐予想,应该是某位仙家在瑶池里泛舟,算了,他还是去处理公务要紧。

“陛下,这就走了?”敖棪一脸惋惜道。原本是想借此机会给陛下说说凡间的事,唉,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睛的动了他们的小舟?

沐予置若罔闻,方才要走,就见两个仙子说,“刚刚进瑶池的是洛神吧!”“嗯嗯,难得见到上神来瑶池,真是新鲜!”

“陛下,我们…还走吗?”敖棪问。

“你自己先回去!”不等敖棪反应,沐予已经先一步去了莲叶浮动的地方。

“真是猴急。”敖棪会心一笑,这回总算是没办砸事情,看来让陛下游瑶池,还真是来对了。

沐予隐匿身形来到洛桑的小船上,站在船头,他看见,小女子正在熟睡。

他也好心的没有打扰。一阵清风徐来,吹开了女子脸上的莲叶,一张白皙而干净的脸蛋展露在他面前。

此刻,洛桑的双颊微微泛红,嘴唇比瑶池的莲花还粉嫩。看的沐予一阵呆愣。

“安静的时候,还挺好看!”不知出于什么缘故,沐予从船头走了过来,在一旁坐下。

手不自觉地轻轻抚摸着洛桑的脸颊,几缕发丝倾泻到洛桑笔尖,惹得船上人鼻子痒痒的。

本想靠翻个身解决问题,无奈船身太小,这一动,差点连沐予也跟着遭了殃。

“好痛!”洛桑睁开眼,发现眼前一缕白衣在晃荡,还有萦绕在她周围的那一股清冽的香味。

洛桑睡的昏沉,想要抓住那缕衣角站起来,一个晃神却栽到了一个软绵绵的怀抱里。

“谢谢啊!”洛桑说。

“小事而已,客气了。”沐予圈着她的手未曾放开,洛桑闻言,一双凤眼直直地盯着眼前人。

“你怎么在这?这不是瑶池吗?”这家伙闲的吧,好端端的逛什么瑶池!

“是又如何!这瑶池,你来得,本座就来不得?洛神真是好生霸道!”沐予好笑。

分明是你夺了我的船,这下还反问起我来了。

洛桑一听,打算起身,不料动作太大,在沐予还未反应过来时,两人便双双坠入了碧池里。哗啦啦的水花引来的守卫的注意。

“嘘,别出声!”沐予紧紧搂着洛桑小声说道。

洛桑呛了几口碧池春水,此刻喉咙正难受,想要咳嗽,却被人用手堵住了嘴巴。

待守卫的人走后,沐予才放开洛桑。不料洛桑天生怕水,,一把环住沐予的脖子。

“我不识水性。”洛桑在沐予耳根后说。

“别怕,有我在!“第一次同女仙挨得这么近,感觉她的身体好软啊。

正当二人要出去时,第二波守卫的人又来了,沐予不做他想,直接抱着洛桑隐匿在水里。

水里的洛桑百般不适,差点就要呛晕过去,沐予见状,一把搂过洛桑的腰身,对上她的唇,吻了上去。

“别动,乖乖的,我给你度气!“沐予传音道。不一会儿,沐予双手一挥,二人神不知鬼不觉地便回到了水木天泽。

“我说,下一次施法能早点吗?“洛桑有气无力道。

“一时着急,忘了!等着,我找人来给你换衣服!“沐予的眼里闪过一丝狡黠,刚要走,转念一想,又停住了。

“就这般出去,又要惹不少事端,要不,你先穿我的?“这几日,关于他与洛桑的流言已经有很多了,就算为了她,也不便这般招摇。

“嗯!“洛桑并没有反对。这里是沐予的寝殿,衣架上也只有沐予的衣服,只好将就了。

“换好了叫我,我去外间等你!“

沐予笑着看了洛桑一眼,随后去了外间。等了一盏茶的功夫,洛桑才别扭的从里间出来,边走边苦恼地扯着腰上的银缎。

“这个腰带怎么系啊,还有,这袖子…袖子长了!”洛桑嘟嘟囔囔地走到沐予跟前,瞧她恼怒的样子,真是惹人怜爱。

“呵呵!”沐予轻笑出声,随后接过洛桑手里的银缎,绕到她身后,双手轻轻地从她的腰际将腰带绕了一圈再回到前端。

“本座的腰带是这么系的,记住了?”感受到沐予指尖传到腰间的温度,洛桑的心里生起了一股异样的感觉,时而舒适,时而紧张。

“嗯。”洛桑木然回答了一声。随后,沐予手一挥,一旁便出现了一圈类似于镜子的东西。

他解释道,“我这里没有女子的梳妆台,只能随手变化了,过来坐着,给你束发!”洛桑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这家伙还会束发?

“看着我干嘛?你穿成这样,难道还打算披散着秀发顶着凤翎到处招摇?”

说完,不待洛桑反应,沐予再次施法将洛桑的墨发慢慢地蒸腾变干,而后将取下的凤翎稍作变换变成了一支玉簪,配上沐予的玉冠,“嗯,好一个偏偏佳公子!”

“真麻烦,啊…湫…”洛桑捂着鼻子打了一喷嚏,沐予适时皱了一下眉,这是要着风寒了?不作他想,沐予上前搂过她的腰,“走,送你回小玉清府!”

哐当——

可就在这时,一个洒扫的仙侍闯了进来,看到这亲昵的一幕,吓得连盆带水一块儿猛倒在了地上。

她眼花了吗?陛下和一男子,他们……他们……洛桑心里一个咕咚,这下误会大了,而扣在洛桑腰上的手稍微紧了紧,似乎有些不悦。

“滚!”

一个字,足以表达他们天帝陛下此刻是有多么的不爽。那婢女也是被吓得了,连忙收拾着地上的盆,头也不抬地滚了出去。

他们的陛下可从来没对下人发过火,太可怕了。而更可怕的是她见到的这一幕,她该怎么消化啊!

“你吓到她了!”洛桑提醒。

“是嘛?看来以后得加一条禁令了。走吧,送你回去!”说话的功夫,沐予便带着洛桑来到了玉清天小玉清府。

沐予放开了洛桑,仔细打量起这里的事物来。有四万年没踏足这里了,竟不曾想这里变化如此之大。

“陛下,神座,你们怎么……回来了?”沐予他们前脚才到,所思也办完差事回来了。

其实,见到神座与陛下在一块,他是想问,这俩怎么会在一起的?而且神座还一副男子装扮,匪夷所思!

“咳咳,所思,既然陛下到了,就请他到正殿品茶吧。对了,要你办的事情怎么样了?”看他回来的这么早,应该是办好了。

“回神座,已然办妥!陛下这边请。”所思说。

“嗯!”沐予答了一声,便在所思的指引下入了府内。

洛桑点头,果然还是所思贴心。

来到府内,沐予见府中的人忙的脚不沾地,有人打扫石雕,有人搬花…..这小玉清府最近是有什么大事要忙吗?

“神座,这是仙尊之前宴请众位仙家的名册,都在这里了!”洛桑刚进府,他的二徒弟所念就拿着厚厚的一叠册子进来了。

“太好了,正为此事发愁呢,干的不错,晚上加餐。啊…湫….”沐予远远望去,府上要宴请宾客,怎的他未曾听闻?看着她愁眉紧锁、一阵摇头的样子,这事很麻烦?

“神君,府上这是要宴客?”沐予坐下来问。

“回陛下,再过两月就是小玉清府每五万年一次的法器宴集了,弟子们正在加紧筹备呢!”

法器宴集?

沐予眼前一亮,原来是这么回事。

尤记得四万年前的法器宴集,众仙云集,可谓是天界一大盛事。没想到一眨眼,眼前这个小女子已经五万岁了。怎得在此之前,他竟对这个女子没有任何印象?

“原来如此!”看你这么忙,我是不是该好意帮助你一下。一想到这里,某人的嘴角瞬间弯起了一抹弧度,真是天助我也。

“别打扰她!”所思还想说什么,谁料沐予落下这句话,一下子就消失在了殿内。

“沐予…他人呢?”洛桑走进来问道,

“陛下他走了!”洛桑点了点头,也罢,自己也没空招呼他,走了好,省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