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本尊来晚了

小说: 沐雨时节更待落桑 作者: 暮君卿 更新时间:2021-05-08 字数:3360 阅读进度:18/30

离法器宴集还有五日,洛桑忙活的这些时日里,天界一共发生了三件事。

“第一件,就是咱们府里的宴集;第二件,就是陛下赐婚金翎凤族洛华公主与天界二殿下;第三件,有关天帝陛下的龙阳之好。”饭厅里,所思用响亮的声音念道。

“等等,龙阳之好怎么回事?”她可是才听说啊,这事够新鲜!

“传闻在某日,陛下的婢女在房间看到陛下怀里搂着一娇滴滴的美男子,二人举止亲昵,好生般配……”一番话下来,洛桑手里的银耳粥忽然就不香了。回想起沐予带她回水木天泽,她穿他的衣服,当时恰好也有一位婢女在。

“造孽啊!”没想到沐予的龙阳之好主角竟然是自己,她该怎么解释啊!还有,他的衣服似乎还在自己房里,要是被人发现了……不行,绝对不行。

“神座,怎么了?”所思不明所以。

“都说了叫师父!对了,给各路仙家的请帖发了吗?”洛桑转移话题道。

“发了。魔族那边也按惯例发了请帖!”所思说。

“好,你先把客房收拾出来,这几日应该有仙家陆陆续续地来了,务必让他们好生招待着,不得怠慢,先下去吧!”洛桑挥了挥手示意所思去准备。

“是!”

剩下洛桑一个人,“我该怎么办?要不把衣服还给他,这事就当没发生过?不不不,若是被人发现了怎么办?可是总不能让人家背黑锅啊……”唉,难搞啊!

这边,魔族也如期收到请帖。飘渺殿内只穿了一件薄衫的世无争手里此刻正拿着绣有不知名的金色草藤图案请帖,打开,里面除了这样一行“盼君如约而至,不胜欣喜,桑字”之外,多了一枚精致的凤族印章。

“好久不见!”世无争将请帖放在一旁道,“惊鸣,备上厚礼,这就出发!”说走就走,世无争手一挥,一身整洁的行装便收拾好了。惊鸣拿上早已备好的礼物,随着世无争,出了飘渺殿。

“敖棪,那个,你们陛下在不在屋里?”小玉清府傲兰居客房外,洛桑来来回回不知道走了多少遍,这可是自己住的地方啊。之前还以为他是开玩笑,结果没曾想他还真住进了自己的傲兰居。幸好她还知道主客有别去了客房,不然……

“上神,您就算问我八百遍都一样,陛下今日去天山了,一时半会回不来。”敖棪无奈回答道。

“没事儿去天山干嘛,喂野狼啊。”洛桑手里拿着一个包裹满面愁容道。他不回来这衣服怎么还给他啊,难不成交给敖棪?洛桑转头看了一下敖棪,咦~不行,这一看就不靠普,还是等他回来吧。

正要往前回走,迎面却撞上进了一个冰冷的怀抱里,“好冰!”

“你在这干嘛?”沐予问道。刚才一进门,他就瞧见这小女子在往他屋里东张西望了,所以就在门外站了许久,看她也不进屋,索性自己就出来了。

“额…那个…你衣服落我这了…”说着,洛桑难为情地将怀里抱着的衣服强行塞给沐予。那心虚的劲儿,生怕沐予问她什么。沐予看着怀里整理的一尘不染的衣服,想到那日的画面,瞧她这模样,应当是听说那个流言了吧。

“送给你了,穿着好看!”沐予眼睛转了一圈然后笑道。身后的敖棪一脸不可思议。陛下的衣服怎么在洛神手里,这俩进展那么快的吗?

“不不不,还是还给你好!”开玩笑,这衣服只要在她这里一天,她对沐予的愧疚就会多存在一天,她一点也不喜欢这个感觉。

洛桑正准备走,却被沐予一手拽住道,“等等,有东西给你!”洛桑疑惑,什么东西这么神神秘秘的?沐予将要从袖子里拿出东西来,却闻小玉清府门口一团似有似无的魔气萦绕。洛桑似乎也有所察觉,于是立马飞了出去,沐予敖棪紧随其后。

“闻贵府宴集之喜,魔族使者前来祝贺。”惊鸣双手抱着贺礼道。

“有朋远至,蓬荜生辉,魔尊客气了!”洛桑轻盈落地,一袭天水碧衣衫衬得她神采奕奕,青行灯耳饰像极了自己门前的六角宫灯,脸盘秀丽,肤色白皙。与上一次相比,她好像更加的光彩照人了。

“哈哈哈,姑娘客气,是本尊来晚了,惊鸣,把贺礼奉上!”世无争一袭白衣,手持一普通的水墨扇说道。这会子,沐予同敖棪也恰好赶到这里。世无争瞧见了洛桑背后的二人,眼神微眯。

“不曾想,传说有龙阳之好的天帝陛下也在这里,真是好久不见啊!”此话一出,洛桑命身旁的所念接过东西的手忽然抖了一下。竟然传的这么广的吗,连魔族都知道了,那沐予他此刻应该会感到难堪的吧。

“哈哈,无争兄这是又惦记着哪家的土地财产了?今日莫不是来打秋风的?”就在洛桑担心之际,沐予脸不红心不跳地就怼了回去。

“沐予老弟,你还真是一如既往地爱开玩笑啊!”说着说着,两人的距离就越来越近,似乎若是没有人阻止的话,这二人怕是要在她家门口打一架了。

“好啦好啦,魔尊远道而来,就别在这站着了。晚上本神在傲兰居设宴,就当是给魔尊接风了。至于龙阳之好、财产什么的,我一向不大喜好听这些,所以二位还是少说为好。”她的府里,不允许造谣生事者,谁都一样。

“好,那就依上神所言!”随后,世无争不再纠缠,随着所念的引导下去了自己的房间,沐予和洛桑一道回了傲兰居。

在回去的路上,沐予突然问道,“为什么不喜欢听那些?”洛桑在前面走着,漫不经心地回道,“那些话,你听着舒服?”沐予一惊,她是为了自己才这么说的?随后,两人又沉默着走了一段路,快走到洛桑房间时,沐予再次拉住了洛桑的手。

“闭上眼!”沐予说。

“搞什么名堂?”洛桑问了一句,但还是把眼睛闭上了。

“可以了!”沐予将从天山取回来的天蓝水晶与她的凤翎合二为一,继而插在洛桑的发髻里。洛桑睁眼的一刹那,愣住了。世人只知道天山盛产雪莲,却不知它最为珍贵的却是天山极寒之地的天蓝水晶。

因是极寒之地,除非修为深厚,否则没人愿意去。洛桑的手不自觉地抚上沐予的胸膛,怪不得刚才他的身上这么冰凉,那个地方可是有损仙家修为的呀。

“原本想着等宴集正式开始时,再把它当贺礼。但又想快点送给你,而且那日我看见你的凤翎似乎有个缺口,就想着……”沐予还未说完,洛桑便一把抱住了他。

“谢谢你,还有,对不起!”谢谢你的蓝水晶,对不起让你承受了龙阳之好的流言。沐予的手停在半空,这是她第二次抱自己了,不过这一次,他觉得,他与她之间,距离似乎更近了。

“不过流言而已,伤不了人!”沐予摸了摸洛桑的头温柔说道。这一幕恰好给将要进来的敖棪同所思看到,二人不约而同往旁边的柱子后躲了起来,然后对视一眼。他们这是看错了?对,他们一定是看错了!

“那个,我先回屋了!”没过多久,洛桑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沐予抱着,忽然一下子挣开他的怀抱,不要命地往自己屋子里奔。沐予无奈摇头,转而却闻到了一丝不对劲。“出来吧!”沐予往柱子那挥了一下,敖棪二人便一下子被带出来了。

“恭喜陛下,哈哈哈!”敖棪尴尬道。

“喜从何来?”沐予问。

“追妻之路,更进一步!”敖棪硬着头皮道。却被一旁的所思白了一眼。当他不是小玉清府的人吗?

“你现在就去魔族,把文曲带回来吧,就说,本座想他了。”敖棪再一听,文曲,让你坑我,这下子完蛋了吧!魔族的流言,肯定就是那小子说的,他们陛下什么人啊,小心眼还睚眦必报,星君啊,自求多福吧您。

“是,小的这就去。”

随后,沐予看也没看所思,便回了自己的房间。所思也不恼,自己去做自己的事情了!不过,他们的对话要不要禀报给神座呢?

晚上,洛桑在傲兰居设宴款待世无争和惊鸣,沐予说自己闲来无事想来凑个热闹,于是也就跟来了。

“傲兰居,优雅高贵,清新雅致,很适合美丽的姑娘!只是兰花太过傲气,这样其他花朵会不愿意同他做朋友的。”世无争说。

“魔尊说笑了,我父亲将此地题名傲兰居,是因为我母亲喜欢兰花,而兰有蕙质兰心之意,这代表了我父亲对我母亲的赞美。”

谁都知道,洛桑的母亲是个凡人,可那又如何,她的母亲拥有了全天下女子最梦寐以求的东西,那就是她父亲独一无二的爱与眷顾。

“倒是本尊鼠目寸光了,我自罚一杯!”世无争端起酒杯豪气就饮,没想到这姑娘还挺念旧。

“那你可会喜欢凡人?”这个时候沐予忽然问道。

面对这个问题,就连所思也好奇地抬起了头颅。

“不讨厌,至少我有一半凡人血脉!”沐予闻言,有些失落。随后,三人就在露天的院子里这样有一句没一句地聊了起来。

不知此刻,凡界却又发生了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