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二殿下的秘密

小说: 沐雨时节更待落桑 作者: 暮君卿 更新时间:2022-01-15 字数:3386 阅读进度:25/30

“是啊王兄,就快些吧!”艮卯神气活现地拉着沐予入了上座。洛桑酒过三巡,醉意上头,偏头嘱咐了所念一声,转身便走了。

“就这玩意儿,浪费我一座仙牢?”敖棪指着所思和他身后的女子没好气说道。

“神座不喜她在小玉清府!”所思也极不情愿来找敖棪,因为每回遇到他就没什么好事。

“得,我们成收容所了。”敖棪不经意地撇了撇嘴。

“算我欠你,下回有事,直接找我!”所思无奈低叹一声。怎么龙族都是这样厚脸皮的吗?就一座仙牢,非得要他一个承诺才行。他们麒麟一族可就不这样,比之干脆利落多了。

敖棪一见所思退步,开心的像个小孩儿,眼里的狡黠怎么也藏不住。麒麟一族重承诺堪比性命,这一次后门,开的值。

安置好伊怜之后,敖棪见四下无事,便索性邀着所思一同去往人间。美其名曰说是寻找前几日落入凡间的魔胎,其实不过是抱着游戏人间的幌子罢了。

“走走走,再不快点,就被魔族那厮抢先了!”

长夜漫漫,只见一两颗明亮的星星夜空的沉寂扬长而去,看着他们去往的方向,洛桑卧在房顶,似琉璃一般的眼睛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辉

“沐予身边这一尾龙也太好动,这要是把我们家麒麟带坏了怎么办?所思也是,总归是男大不中留喽。”

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的洛桑,丝毫未曾发现一团毛茸茸的东西正在悄然向自己靠近。只见那团毛茸茸的东西深处橘红色的爪子挠了挠洛桑的衣物,然后突然跳起来舔了两下洛桑的脸颊,惊得洛桑差点没从屋顶上掉下去。

“小狸?你不是在殿里,来这干嘛?”小狸用它那智慧的眼神瞥了一眼洛桑,好似觉得她不应该该问这样的问题。

“明白了,黑夜是你的主场,来觅食了?”洛桑一把将其抱在怀里,用手揉揉它的下巴,顺便给它顺了顺毛。

“你看起来很享受啊,小东西!”洛桑一边抚摸一边调侃。好歹是见过大世面的灵兽,要是这一幕被它那未来女主人到了不知作何感想。

可是洛桑还未把玩过瘾,怀中的小狸却突然间暴躁了起来,拼命挣脱了洛桑的怀抱,往苑内里跑去。

洛桑皱了皱眉,难道这玄翊宫混进了不干净的东西?觉出一丝不对,手一挥,便直接去往小狸所在位置。

没过多久,洛桑便来到了一处荒凉的院落。院子里除了一棵年代久远的梧桐树之外,真可以说是一览无余。走近那棵树,洛桑发现了被神力震晕的小狸,手暗自藏于身后,开始蓄力。

洛桑缓缓移动脚步,在快要靠近那一股气息之时,手里的冰凌已经准备飞射而出,却在见到来人那一刻之后,她愣住了。

“二殿下?”

此刻华苑前厅,沐予一直盯着那空旷的座位,看了许久也不见来人,心里竟生出了些许急切。短暂喝完一杯酒之后,便放下酒杯去寻她。

“师父,您累了就先回,徒儿这还有其他事情!”

“去吧,男大不中留!”沐予当下脸一红,匆匆告辞之后,便出了殿宇。殿内,冥王端起酒杯故作逢迎,眼睛扫了一下另一个空旷的座位,再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洛华,不知为何,心里竟然对即将嫁进天宫的女娃产生了一丝同情。

“今日这酒有点凉呢!”

这边沐予出了华苑,询问了几个宫人洛桑的去处,便径直往后院而去。然此刻,他不知道的是,那一方梧桐树下,两个人正剑拔弩张。

“你是二殿下艮卯?不,你的躯体虽然是他,但体内却容纳了两个神识。”洛桑此刻的眼神,充满了威胁与攻击性。

眼前这个碧发蓝瞳,温润儒雅的男子,确实是艮卯。可是他浑身的气质,像极了泥沼里挣扎而出的修罗,周身散发着一股邪气。

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洛桑能明显感觉到他体内存在的两个意识。只是一时之间很难判断哪个是艮卯,想要趁机打碎又怕伤及无辜。

“阁下是打算自己出来,还是本座帮你一把?”洛桑威胁道。

神识侵占本体,只在刹那之间,若是她不动作快点,怕是艮卯本身的神识也保不住。

对面的艮卯也不废话,单单盯着这一棵梧桐树看。洛桑耐心耗尽,正准备一掌劈过去时,沐予出现在了艮卯身后,洛桑一见来人,手直接拍在了梧桐树上,震得梧桐树的叶子细细簌簌碎在周围。

“住手,小洛桑,他是艮卯!”

“你确定?明明他体内……”在得到沐予的肯定之后,洛桑更不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呵呵,王兄,这就是我的王嫂吗?嗯,还不错,配得上你!”

良久,艮卯终于说话了。只是,洛桑听着这世而独立的声音,真是悠远而哀伤。

“打住,别乱攀亲戚,来,你俩,是想解释一下还是杀神灭口,我等着。”这要是搁在人间,算是皇室秘辛了吧。而照着话本,此刻她应该被灭口才是。

“杀你?王兄不舍。然解释与否,似乎没有必要“。艮卯回答得相当直接!

”够了,你近日确实放肆,整理一下,回前厅去。你的妻子还在等你。”沐予面露不悦的神情,妻子两个字咬得极重,示意他注意自己的身份。

“那这只呢?“洛桑指了指躺在地上的小狸。

“得,那您二位先处理私事,本座就不多叨扰了。你家小狸先借我玩玩。“洛桑不是多管闲事的人,既然是秘密,那就让它永远不见天日也罢。

出罢后院没多久,洛桑抱着小狸,摇头晃脑,悠哉悠哉地打道回府。然没走几步,却被身后之人一把拉了过去,洛桑怀里的小狸见状,趁机挣脱怀抱,余下这二人面面相觑。

“艮卯的事,我……”沐予在犹豫是否解释时,洛桑伸出手,轻点在了沐予的唇边。

“嘘——佛曰:不可说,不可说!”洛桑清冷的声线像是魔音,惹得沐予心里一阵痒痒。手也不自觉地抬起,慢慢靠近并小心摩挲着洛桑光滑的面颊。

月光映衬之下,二人的影子挨得极近,惹得周围一片暧昧之色恒升。

“浪荡子,这是何故?”洛桑暼了一眼他温润的手掌,一双清澈的凤眼满含戏谑地盯着眼前这一副绝世容颜。自之昀出事之日起,她还是头一回这么清晰得打量他。

“无他,我不过……”沐予心惊,想要撤回手,奈何洛桑的手一下环住了沐予的腰,使两人贴合得更近。沐予没想到她会这番,震惊之余,竟反手搂住了她。

“陛下身体的诚实可比一句无他要坦荡多了!”洛桑踮起脚尖,嘴唇往沐予的耳垂上靠,那一字一句的温热气息似在诱惑,又像邀请。

“小洛桑,可是你先靠近本座的,醒来,可别怪我才好!”不待洛桑反应,沐予大手一挥,两人又回到方才的梧桐树下。

她摇摇晃晃地退,他搂着她的腰近,直至二人退到梧桐树下,沐予倾身向前,不给洛桑反应的机会,一把封住了她的薄唇。

此刻,洛桑的心像是像到了猛烈的撞击,跳得竟如此之快。身上的酒意被眼前这个男人撩拨得燥热难当,齿间流淌着清列的味道,此刻,她能清洗地看见他根根分明的睫毛和他闭眼专注的模样。

她这是怎么了?她不应该立刻推开他吗?可这样的念头一出,她竟然觉得不舍。

“嘶——”正发愣时,沐予轻咬了一下洛桑的唇,以此惩罚他的不专心。

“小女子,花前月下呢,得专心!”洛桑还想说什么,却被沐予的再次深入给吞没了。只见他的攻势时而猛烈,时而柔和,辗转反侧间,她已六神无主,丢盔弃甲。

情正当浓烈之时,沐予伸手探至洛桑的胸口,洛桑也极为配合地贴在沐予身上,小嗯了一声,一下令他神志清醒,停了接下来的动作。

“洛桑,告诉我,我是谁?”沐予努力克制着身体的燥热,双手捧着洛桑,认真问到。这个问题,很重要!他不想,醒来她怨恨自己,更不想成为他人替代品。

“沐予,你是沐予,那个欺负我的浪荡子!”沐予得到答案,喜上眉梢之下竟还有些哭笑不得,随即替洛桑拢了拢领口,在她额头上轻柔一吻,便将她打横抱起,几步便消失在了玄翊宫。

没过多久,沐予将洛桑抱回了水木天泽,将她安置在了自己的寝殿。

整个过程,洛桑满脸疑惑,那待待的样子再一次引发了沐予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欲火。

“你这样,我会忍不住!”沐予在床边说道。

“睡吧,待你醒来,我们,再谈不迟。”沐予眼角含笑,回忆起她主动迎合自己的样子,笨拙而深情。

再细数他们之间不多的过往,好像都是不怎么愉快,然这些交集却又时时刻刻牵动着他的心。他想,自己是心悦她了。然他不确定,洛桑心里装着的,是那个凡人还是自己。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明日,会是一副怎样的光景呢?”醒来,她会怨自己轻薄了她吗?

https://www./txt/139230/4303909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_手机版阅读网址: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