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我心悦汝

小说: 沐雨时节更待落桑 作者: 暮君卿 更新时间:2022-01-16 字数:3390 阅读进度:26/30

翌日清晨,当往来的仙鹤屹立于充满晨露的池塘里洗涤自身之时,莲池边的白衣男子已经摆好了擂台,左手执白子,右手执黑子,在云雾渺渺间,同自己对弈。

头上一支白玉簪子随意歪着别在头上,墨发轻扬,眉宇间一对英气的剑眉令人神往,如黑曜石般的眼睛璀璨而夺目,英挺的鼻梁配上这这淡泊而略显苍白的嘴唇,远远看去,倒是有一种侍儿扶起娇无力的病态美感。

洛桑身起推开门时就看见了这样的一幕,脑袋里回忆起昨晚令人窒息的画面,脸上不自觉地染上了一层红晕。抬脚想要踏出房门,却又犹豫着缩了回来。昨晚,自己这算是借酒轻薄还是内心的原始欲望?

再看看眼前这个芝兰玉树般的男人,她之前,似乎从未像今日这般仔细打量过他,看他眉头紧锁的样子,似乎黑子走不下去了。

细数他们之间,初相识因为一棵树大打出手;再次相见,自己不分青红皂白又与之打了一架;他赠自己衣裙,同住傲兰居,帮自己相救之昀……历历在目的种种,如今回忆起来竟觉得恍如隔世。

宴会上与他相见,她当时的内心,竟徒然生出了许多不可名状的情愫,像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所以悄然离席,试图不要扰乱自己。

然昨夜西风,冷月相对,梧桐树下亲昵交织,心如擂鼓不可名状。而今踌躇思念,忧心忡忡。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脑袋里反复琢磨着他的话语,他因为什么对自己沉吟至今呢?还说醒来再谈,他究竟,要同自己谈些什么呢?

可是她还来不及细想,就看见一丹顶鹤突然飞了过来,想要啄沐予手里的棋子,洛桑想也不想地便飞了过去说了一句“当心”并一把拉过了沐予的身子。

随后,那丹顶鹤见啄食不成,黯然离去,徒留散落一地的黑白棋子同握住他手的洛桑。

“便这般担忧我?”沐予眼里闪过一丝狡黠,要不是这丹顶鹤,她估计会在房门口站一日。

握着沐予的手还未松开,洛桑就这样站在他的身后,心里已是惊涛骇浪,脸颊发烫得不行。

“你…无…无事便好!”此话一出,洛桑的脸更是如太上老君的炉火一般,烧得更加旺盛,大有决堤之势。

想要迅速抽回手,奈何一把将她带进了自己怀里,洛桑惊魂未定,头抵在沐予的胸口,沐予也不急躁,弹指引出清泉水倒入茶杯,竟自斟自饮了起来。看得出,此刻他的心情很愉悦。

洛桑深呼吸几口气,咬咬牙,鼓起勇气抬头,却看见了他精致的下颔,呼吸一紧,这个男人是将所有的天地灵气都汇聚到这张脸上了吗?

“映月泉水最为静心,洛儿如梦方醒,要不,喝一杯定定神?”此话一出,洛桑更加无地自容了,同样是经历了昨晚的人,他怎么这般镇定。

还有,他叫自己什么?洛儿?

“那什么,昨晚,我们…你还好吧?”洛桑一只手紧紧扯了一下衣袖,洛桑,你是不是蠢,万把年的光阴是喂狗了吗,竟然问这么愚蠢的问题。

“洛儿要是再扯下去,就真的不好了!”沐予轻笑出声,洛桑定睛一看,这才发现沐予的衣衫已被扯到他的胸口,露出了细腻的春光。

“罪…罪过,你放心,我会负责的。”洛桑在他怀里动了动,这个姿势久了让她有些不舒服。

“但不知,小女子预备如何对本座负责?”没来由的一句负责,让沐予心头一喜,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手挑起了洛桑的下吧,眼角含笑道。

“不如本座牺牲一下,娶了你,也不枉负责之意。”说完,沐予倾身压下,墨发盖过了洛桑驼红的脸颊,淡薄的嘴唇贴上了洛桑的红唇,如羽毛般轻盈而细腻。

“沐…唔…”洛桑的双手因为紧张而抓住了沐予的肩膀,身体紧绷得像是中了魔咒。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我心悦汝,天地共知。夫问小女子,知不知?”

良久,沐予起身,将洛桑扶起坐好,将映月泉水递到洛桑跟前,态度从未有过的认真,一字一句,撞击着洛桑的心门。

“不必惊惶,也不必试着答复,我不过是遵循内心,不想庸人自扰,日夜煎熬罢了!”话一出口,沐予顿觉轻松如许。

“什么时候开始的?”洛桑接过杯子,低头问道。

“此问,无解。不如,你亲自感受?”说完,沐予将洛桑的手贴近自己的胸口,让她感受着他内心的律动,这快速的节奏,让洛桑的手不禁捂着自己的,果然一模一样。

原来,他也不安过,惊惶过,此间汹涌,果然只有他们才能体会。

“嗯,感受到了!”不知过了多久,洛桑抬起头,笑着对沐予说道。而正当沐予想要进一步时,两个不速之客推门而入。

“启禀天帝,二殿下与洛华公主前来与您商讨婚宴事宜,不知陛下可否得空相见……”那仙娥报完,抬眼却瞥见了洛桑正用手抵着沐予胸口,洛桑的衣衫还有些许凌乱,眸中暧昧异常。

“出去,本座即刻便到!”说完,还不忘给洛桑理了理衣服。这让那名仙娥更加惊羡了。看来陛下好事将近呀。

“是!”

唉~沐予轻叹一口气,多美好的氛围,就这么被搅混了。洛桑也有些尴尬至极,这下,天宫诸神怕是有一段子小话要说了。

“小玉清府近日无事,这天穹宫甚是无趣,不若在这里住几日,等艮卯他们大婚之后再回去,如何?”沐予扶洛桑起来,满眼柔情道。

“好!”洛桑回答得干脆,倒让沐予吃惊不少。

洛桑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竟鬼使神差般地应了下来。等沐予从屋内取了外衫罩在自己身上,一系列动作完成之后,洛桑独坐在映月泉边。

“左右洛华的事还未做完,留几天,应该没事吧。”洛桑理了理外衫,看向一旁的丹顶鹤,看来,自己真的得好好想想了。

“上神,奴婢文一,陛下吩咐,来给您送衣裙。以后,上神在天穹宫诸多事宜,尽管吩咐婢子便好。”

洛桑回复神志,看向眼前这个叫文一的仙娥,玲珑小巧,规矩大方,倒是很配。

“那便辛苦文一了,烦劳你下界一趟,找到我的弟子所思,告诉他本座在天穹宫等他。”

“婢子遵令!”

而后,洛桑百无聊赖,决意自己出去逛逛,一路走到沐予的书斋门口,旁边洒扫的仙娥们时不时地抬头看一下洛桑,时不时低头私语。

“看,我的消息没错吧,这还是天穹宫头一回有女神仙入住。”

“哪有,这位上神不是前不久才在水木天泽待过嘛!”

“啊,对对对,看来,天穹宫马上要有女主人了!”

“是啊是啊,咱们天帝陛下十万年不曾取妻纳妃,这可真是万年盛事呢。”

洛桑扶额,再这般任由下去,说不定不到一日,传言满三界飞舞了。而当洛桑要抬脚进入书斋时,里面的三人便出来了。

不同的是,两人喜上眉梢,一人咬唇嫉恨。

“兄长,王嫂也在这啊!”此话一出,院内所有人都停了动作。包括一旁的洛华。洛桑一惊,仔细打量着眼前的艮卯,如今他的神识究竟是哪一方在主导,是天真无邪的他还是深沉莫名的他。

“休息好了?”沐予没有回答艮卯的问题,转而伸手拉着洛桑的手关切询问道。洛桑能感觉到周围炙热的目光。

“咳咳……映月泉无聊得紧,那两只鹤把棋子都叼进了池塘,没得玩儿了!”洛桑本想借此解释一下她出现在这里只是为了和沐予下棋,奈何沐予接下来的话却让她无处隐藏。

“无碍,再弄一副便是!”沐予轻笑,握着她的手便踏出了房门,对着后面那二人道,“迎娶之日已经商定,下月二十五,月老和水神作为迎亲使,公主便自当去往玄翊宫住下吧!”

“是,王兄!”艮卯笑意盈盈道

“是,陛下。”洛华低头时,眼泪清然落下,然过后不久,洛华恢复了神志,神色一如往常,看不出任何波澜。

“走吧,陪你去找棋子!”洛桑看了几眼洛华,还想说什么,却被沐予突如其来的十指相扣给拉回了神志,连准备好的问题都搞忘记问了。

“瞧见没,马上咱们可能就要改口叫天后娘娘了!”

看到二人远去的背影,洛华袖袍里的双手紧握成拳,眼中仇恨的火焰燃烧得格外旺盛,连带着她周遭的气息都显得诡异。

“华儿,怎么了?”艮卯见洛华发呆,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这才让洛华恢复了一丝神志。看到眼前这张干净的脸,洛华内心里有些动摇。

“洛华没事,殿下,我们回宫吧!”洛华嘴上挂了一丝假笑道。

“好!”艮卯笑的明媚,丝毫没有注意到洛华眼里那一抹阴鸷。

二殿下,为了得到他,对不起,我只能牺牲你了。此计若成,往后这天穹宫的女主人就是他洛华。

出罢天穹宫,洛华别有深意地看了上方的匾额一眼,随后便同艮卯一道扬长而去。

https://www./txt/139230/430493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_手机版阅读网址: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