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再见伯庸

小说: 沐雨时节更待落桑 作者: 暮君卿 更新时间:2022-01-18 字数:2943 阅读进度:28/30

“你说你同敖棪在祈泽国见到了魔族使者黎,所以你怀疑之昀可能在这儿?”

洛桑同所思一袭白衣便装,走在人满为患的大街上。身处祈泽国的国都景安城内,洛桑感觉到了久违的人间烟火。

“师父,还不确定,毕竟黎没有在这久留!”

所思有一说一,确实是如此,虽然他同敖棪跟了一路,但全程一无所获,除了那天见到水神的身影,但水神同这件事八竿子打不着,还是不要同神座讲了吧。

“好端端的,摇头做甚?”洛桑投来疑惑的目光。

“没有,神座,找许久了,找个地方歇会儿吧!”所思讪笑道。洛桑也没多想,抬脚准备前往左手边的酒楼。方才提起裙摆进去,酒楼内却传来了一阵琴声。

“铮——铮——”所思和洛桑同一时间抬起头来,面带疑惑。

“上穷琴?”所思问。

“进去看看!”

洛桑有些心惊,这把琴当时她赐给了伯庸,那是他第一次以神的身份站在洛桑面前。脑袋里不禁回想起了伯庸对她说的话。

“下神伯庸,多谢上神赐琴。”

“上神说笑了,你我何曾见过?”

缓步踏进酒楼,只见酒楼中央高台筑起,周围飞扬着鲜红轻纱。透过纱帘,洛桑隐约能看见一戴面具的男子,骨节分明的手指正有节奏地弹奏着一曲《思君如满月》。

洛桑记得,这是之昀死之前,她弹过的曲子。为什么他也会?可是,在之昀死之后,他为什么摇身一变成神了?师承何人,有何背景?

“师父……楼上观景为最佳!”所思提醒道。

“不,就在这里。”

此时酒楼里的人不算很多,但都是闺阁姑娘偏多,是为了高台之上的人吧!

洛桑看了一眼周围,然后打了一个响指,酒楼周围的时间仿若瞬间凝固了。但这一抹琴声和却未被影响。

“自君之出矣,不复理残机。思君如满月,夜夜减清辉。不知仙上守着那残破的织机,是在思念谁?”

洛桑一个移形换影便出现在伯庸跟前,听到洛桑的声音,伯庸停罢了手上的动作,生若弦上月般清辉日减。

“不曾想,在这里还能见到上神,也是缘分,不若请一碗清茶再走?”

“伯庸,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又何故答非所问?难道,你是在极力掩藏着什么吗?”

洛桑紧紧盯着面具之内如深渊般的眼睛,都道人在说谎的时候,瞳孔会突然放大,只要他稍微心智不坚一点,就一定会露出破绽。

“上神又在说笑,下神不过是终日无事,便来到这人间散播乐音罢了。至于这首《思君如满月》,不过一时兴起而已。”伯庸回答得从善如流。

“是吗?这首《思君如满月》乃是之昀致爱,看来伯庸与他,真是不枉这万年情谊。”

洛桑故意说出了之昀的名字,奈何伯庸一如既往地毫无波澜。自顾自擦拭着琴身。

“上神有所不知,下神这几万年来一直在菩提老祖座下修行,一直孤身一人,从无友人!”

“原来如此,多有叨扰,抱歉。”洛桑再次说道,然后伸手再打了一次响指,酒楼瞬间恢复正常。出罢酒楼,洛桑顿感无处可去,迎面对所思说道:

“你回小玉清府,取一件趁手的神兵去看一下菩提老祖!”他的话有待查证。

“好,那师父呢?”所思问。

“为师一个人逛逛,别担心我!”然后,所思一个人回了天界。洛桑此刻情绪低落,一个人走着走着便走出了城郊。

路过一条小溪流,溪流边架了一座木桥。刚想要过桥,却被几个浑身恶臭的乞丐拦住了去路。

“站住,小娘子想要过这座桥,可得先交过桥费!”为首的一个乞丐态度嚣张道。

“再不滚,你们可就没机会说话了!”洛桑此刻非常不耐烦,想要退后几步,并不打算与之纠缠。

“哟,还挺横啊,大爷我倒要看看是你的嘴硬还是老子的……”说完,周围几人还露出了猥琐的笑意,正要摩拳擦掌地靠近她。

“自作孽,不可活!”洛桑抬手,正打算对这几个人进行一番爱的教育时,有人却比她更先一步动了手。

只见洛桑的腰间突然多了一只温热的手掌,将她带进了自己的怀里。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将一旁的木桥化作了石桥,再将眼前这几人分别变作了桥边的石墩,供来往行人休息。

“刚巧这的土地公缺几个手下,此番他们也算为景安城的百姓做贡献了!”

“三界至尊做这样的事情,不太好吧!”洛桑想要离开这个温暖的怀抱,奈何沐予抱的太紧让她一时无法挣脱。

“本座乐意,谁敢置喙!”语气霸道,让人无法反驳。

“是是是,你最厉害,但你能不能先放开我?”洛桑无奈,快被圈断气了。可是沐予却有点儿舍不得。

“洛儿你看,这条溪流真是清澈明朗!”他松开了手,然后同洛桑一道像溪流里看去。

只见淙淙潺潺的溪流上,断断续续地映出了一男一女的影子。

女子一袭白衣翩然,一支凤翎別于头上,显得英气逼人,一张小脸清丽出尘,像兰花一样温婉细腻。

男子一袭素银长衫,腰间束了一条云纹玉带,显得尊贵异常。身形修长昳丽,分明的轮廓配上这白皙的皮肤,璀璨得让人移不开眼。

洛桑打量完之后,回想起他的问题,“我心悦汝,天地共知。”脸颊不经意间又滚烫了起来。

她的心里,对沐予,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愫呢?自上回水木天泽他对自己表明心意之后,他们二人之间,隐隐约约地开始了变化,而这个变化,让她无所适从之下,心底里竟有一丝欣喜。

“嗯,是很清澈!”洛桑回答道。

“别傻站着了,好不容易偷得浮生片刻,本座可不想只流连一条小溪就回去了!去城里逛逛吧。”

沐予不顾洛桑反对,径直拉上她的手就走回了景安城里。洛桑就这么被他带着走进人群,看着他的背影,是那么地坚实。

回想起上一次大罗天,他在一旁种着迷穀树,自己不分青红皂白地对他大打出手的样子,竟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发什么呆,这个吃吗?”沐予见洛桑走神了,直接买了一串糖人举到洛桑跟前。

“太甜,不喜欢!再说了,人间的东西,我比你熟。”洛桑拿过糖人握在手里道。

然此话一出,沐予双眸暗淡了一瞬,转而他对洛桑道:

“是了,人间的东西,他定然都带你吃过了!”

他?洛桑疑惑,然后才反应过来,这个他指的是之昀吧。而沐予方才的口吻明显带有失落之意。

“你,生气了?”洛桑偏头问道。

“并无!”沐予两字一出,多少让洛桑感觉有点儿惜字如金的感觉。看样子是真生气了。

“额,这个糖人挺好吃的,眼光不错,一点都不腻!”洛桑内心滴着泪花,真的太甜太腻味了。

就这样,洛桑当着沐予的面吧一整个糖人都吃完了,嘴里腻得发慌。沐予狐疑地看了洛桑一眼,她这是在顾及自己的感受?

“不是享受光阴嘛,光吃糖人怎么行?走,带你去吃名贵菜系!”

这回,轮到洛桑拉着沐予走了。洛桑暗自思考,待会儿一定要多点一些辣菜,冲冲嘴里的甜味。

一个时辰过去了,洛桑同沐予也吃完了这满满一桌子菜。洛桑酒足饭饱,拍拍肚子站了起来,走到窗边伸了个懒腰。

“果然人间至味,品之舒适异常。”一顿饭过后,洛桑早上的阴霾也扫去了不少。

沐予放下筷子,学着洛桑的样子走到洛桑身后,轻轻地从后面用她入怀。洛桑一愣,却并未阻止。

“忘了他好吗?”沐予突然开口。

“忘了谁?”洛桑问。

https://www./txt/139230/4308033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_手机版阅读网址: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