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V通知

小说: 偏执反派是妹控[穿书] 作者: 雪默 更新时间:2020-10-18 10:05:02 字数:4793 阅读进度:15/15

生日趴的场地选在帝豪会所顶层的小型宴会厅。

即使不是真的生日,即使只是临时起意,但贺闻川却把一切安排得近乎完美。

场地主色调是少女心满满的浅粉色,墙纸、窗帘、桌布、地毯,都是各种色调的粉色。

天花板挂满星星形状的银色吊灯,还有白色、粉色的心形气球。

场地一边是摆放着各种食物的长形餐桌,供客人自选,另一边则是舒适的休息区,各式名牌包包就摆放休息区旁边。

场地中央是个舞池,正中心有个小型舞台,小有知名度的年轻乐队,正在台上演唱着年轻人喜爱的流行歌曲。

贺绵绵穿着莲姨给她准备的粉色小礼服步入宴会厅,一下就被眼前梦幻般的场景迷了眼。

刚出门那会,她还觉得自己穿着条粉色裙子很别扭,可往会场一站,简直是完美地契合主题。

同学陆陆续续到达宴会厅,都被眼前华丽的装饰震撼到。

不停地嚷嚷着好漂亮。

在得知今晚的聚会只有同学,没有一个大人参与后,所有人都高兴地欢呼起来,像一群飞出笼子,自由自在的小鸟。

不少同学都给贺绵绵带了小礼物,跟贺闻川准备的“小礼物”不同,其他人的小礼物,就真的是字面上的意思。

“绵绵,真的很抱歉,我们听了那些谣言,这几天对你都很不友好。”

“你还不跟我们计较,还邀请我们参加聚会,你人真好,跟本不像外面传的那样。”

“对对对,我们看到昨天论坛的帖子了,楚学长根本没事,他怎么不出來澄清一下。”

对啊,杜思琪总说很怕你,可你都没为难过我们,我们为什么要怕你呢?”

……

几个女孩子围着贺绵绵叽叽喳喳说话。

都是单纯又容易冲动的年纪,被有心机的人煽动,便信以为真,贺绵绵也从这样的年纪过来,所以不会真跟她们计较,说白了,她们也是被人当枪使了。

“没关系,大家今晚来了,玩得开心才是最重要的,不开心的事,我们都通通忘掉!”贺绵绵笑着说着场面话。

站在她旁边的白晴黎夏都是顶着一双星星眼看她。

贺绵绵跟同学说完话,回头看到她们两一脸崇拜的模样,吓了一跳,“你们怎么了?”

白晴比较善于表达,想了想,说:“老大,我觉得,你最近变得很不一样,以前你脾气有点大,现在却对我们这么好,就好像……好像突然长大了!”

之前白晴和黎夏其实有点怕贺绵绵的,因为她喜欢骂人,性格也比较极端,但这些天相处下来,却发现贺绵绵变得比之前随和,她们也就没那么怕她了。

贺绵绵酷酷地挑眉,问她们:“这样不好吗?”

“很好啊,我们很喜欢!”

高三学生,其中有一些人已经成年,所以会场还准备了含有少量酒精的鸡尾酒。

贺绵绵喝了一杯,觉得口感不错,后面就干脆将它当成饮料喝,一杯接一杯的。

玩到九点多的时候,开始发“小礼品”环节,不管是男生女生,一下子就将休息区围个水泄不通。

派发皮包这种事,自然有专人去做,贺绵绵只需坐在一旁看着,然后接受同学们热情的道谢。

白晴黎夏跟她私交好,贺绵绵私下又多给她们一人一个包,把两人高兴坏了。

贺绵绵一个晚上喝了不少鸡尾酒,在休息区的沙发上坐了一会,酒的后劲就上来了,脑袋昏沉沉的,整个人止不住地犯困。

白晴和黎夏坐在她旁边联机打游戏,贺绵绵眼皮有点撑不起来,最后干脆趴到扶手上。

迷迷糊糊中,白晴在耳边叫她,“老大,老大,你的手机响了,备注是大魔王。”

大魔王?那是谁?

贺绵绵用浆糊似的脑瓜想了想,想起来是原主给贺闻川的备注,于是拿起手机,维持着趴在扶手上的姿势接通电话。

“哥。”

“准备回家了吗?”贺闻川的声音清清淡淡的,如深夜里的一道凉风,让听者觉得很舒服。

“嗯,可我好像喝多了,头晕,不想动。”贺绵绵有点醉意,说话音调懒懒散散的,像是在撒娇。

电话那头静默一会,才听贺闻川说:“在原地等着,我去接你。”

贺绵绵软软地应道:“好,哥你快点,我想睡觉。”

电话被那边挂断了。

讲完电话,贺绵绵就抱着手机又继续趴着,耳边吵吵闹闹的,是负责人在安排车子送人,她这才勉强坐起身,和准备离开的同学道别。

“哇,大门口那男人是谁?好帅啊!他走进来了。”周围有女生在小声议论着。

“真的好帅啊,身材也太好了吧。”

“看起来好像是混血儿。”

……

贺绵绵单手撑着脑袋,扭头去看,就见西装革履的贺闻川出现在门口,他单手插兜,长身而立,面无表情地看向会场。

如鹰般锐利的眼神在会场内扫过一圈,锁定贺绵绵的位置后,便抬脚朝她走来。

白晴她们也发现贺闻川,见他走过来,吓得赶紧从沙发上弹跳起来,然后迅速站到沙发后面去,没办法,从打架那天见过他一次后,这位贺家哥哥,给两人留下很大的心理阴影,现在光是听到他的名字都觉得怕,更别说亲眼见到人。

贺绵绵呆呆地坐在沙发上,看着贺闻川很快就走到她面前。

贺闻川在她跟前站定,居高临下地问她,“站得起来吗?”

贺绵绵抿着嘴,眯眼轻笑,笑容很甜,“哥,我困,没力气站起来。”

贺闻川也没多犹豫,弯下腰,一手穿过她的膝盖下方,一手扶住她的背,轻松地将她抱了起来。

贺绵绵被他颠了一下,怕摔跤,忙伸手勾住他的肩膀,小声抱怨,“别晃,我头晕。”

贺闻川抿成一条线的嘴角,微不可察地往上扬,没想到小孩喝了酒,居然这么软,身体软,声音也软。

他放轻动作,抱着她往外走,宴会现场负责人发现他,小跑着上前来打招呼。

“贺总,没想到你会过来。”对方说话有点小激动。

贺闻川冷淡地“嗯”了一声,说:“我来接她,你继续忙你的。”

“好的好的,我送送你。”

“不用。”

贺绵绵被贺闻川一双有力的手臂托着,脑袋靠在他胸前,呼吸间,鼻腔全是他身上好闻的松木香。

头好像更晕了。

耳边隐约还能听到同学们的议论。

“那是绵绵的哥哥吗,好帅啊!”

“呜呜,我也想要个哥哥。”

“我也要,喝醉有哥哥抱回家,这也太棒了吧。”

“我有哥哥,但我哥哥不是这样的!!!”

“我好酸。”

……

“哥,你还是放我下来吧,有点丢脸。”贺绵绵小声说着。

贺闻川低头看她,小孩闭着眼,长而翘的眼睫毛微微颤动着,像两只扑棱的小翅膀,有点可爱。

最后他只回了她两字,“闭嘴。”

贺绵绵窝在男人的怀里,一路从顶层下到门口,等了自家车子旁,她连忙挣扎着从他身上下来,动作利索地钻进车里。

贺闻川扶着车门,看她跟着小兔子似地钻进去,等她坐定,他也弯腰坐进去,关上车门。

车子缓缓起步,道路两旁的霓虹灯迅速往后方退去,最终融进璀璨的万家灯火里。

贺闻川将头靠在椅背上,合着眼,神情放松地问她,“今晚怎样?还有人敢不理你吗?”

贺绵绵可能是酒劲过去了,这会人反而清醒许多,双手撑在中间的扶手上,看着他,笑道:“品牌的魅力,势不可挡。”

贺闻川从鼻腔哼出一声冷笑,说:“那是金钱的魅力。”

贺绵绵楞了下,随即赞同地点点头,说:“对,是金钱的魅力。”

贺闻川忽然睁开眼,侧过脸看她,眼神中带着几分促狭,说:“事情解决了,你就没什么表示?”

贺绵绵眼珠子滴溜溜转了转,笑着大声道:“谢谢你,哥,你真棒!”

贺闻川扬眉,显然对她这敷衍的感谢很不满意,“就这?”

贺绵绵顿了下,认真思考一番,随后眼珠一转,冲他勾勾手指,示意他靠近一些。

贺闻川眯眼,猜测她这动作的含义,但也没怎么犹豫,坐直起身,将身体稍稍靠近她这边,沉声问:“怎么了?”

贺绵绵什么也没说,撑着扶手,伸长脖子仰起头,嘟着嘴巴,在他的俊脸上用力地啵了一下。

还发出很响的“啵”的一声。

贺闻川:……

贺绵绵亲完还冲他挤眼,得意道:“这下诚意满满了吧!”

贺闻川看她一副古灵精怪的模样,终究是绷不住,低低笑出声,肩膀笑得一颤一颤的,末了才满意地说:“还不赖,看来酒还没醒。”

贺绵绵捂着两边脸颊,跟着嘿嘿地笑着。

第二天周六,莲姨没来叫起床,贺绵绵一直睡到自然醒,醒来后发现,床头的手机正滴滴地响个不停。

她在被窝里伸个懒腰,又揉了揉眼睛,这才摸过手机,打开微信看一眼,然后发现微信里多了个群组——高三1班贵族群。

什么鬼?

她点进去看,才发现是白晴拉的群,在她睡觉这段时间,里面已经有不少的聊天记录,看起来很挺活跃。

贺绵绵眯着眼,私聊白晴,“怎么回事,什么贵族群?”

白晴应该也是躺床上玩手机,秒回她,“同学建议我开的,人手一个名牌包,难道不是贵族?”

贺绵绵翻了个白眼,回复:“别太嘚瑟,骚年。”

白晴回复:“嘿嘿,你发现没,群里没有杜思琪。”

贺绵绵:“干得漂亮!”

白晴问:“今天要出来玩吗?好几个同学约去逛街。”

贺绵绵:“不了,昨晚喝多,现在还有点乏,这两天要在家里修仙。”

白晴:……

修仙是假,备课是真,贺绵绵在家别的事没干,就抱着个手机专注查翟筱钰的黑历史,因为贺闻川周日晚上要去跟翟筱钰约会,所以贺绵绵得提前做准备工作。

记忆中,贺闻川之后确实是跟翟筱钰走到一起了,双方不是因为爱情,而是各自的利益互惠,有了翟家的支持,贺闻川事业上是如虎添翼,进而大刀阔斧地全面打压楚家,他攻击楚家,并不是为了让事业能达到更高峰,而是为了——复仇。

贺绵绵觉得,只要阻止贺闻川跟翟筱钰走到一起,后面的事情,应该就比较好处理。

等等,贺绵绵突然想起个关键的事情,小说里有提过,贺闻川跟翟筱钰走到一起的契机,是两人在一次酒后,发生关系!!

没错,就是在翟筱钰爷爷的寿宴上,贺闻川喝多了,最后跟翟筱钰上床,既然造成事实,两人便顺水推舟在一起了。

所以最关键的时间节点,应该是翟筱钰爷爷的寿宴!

……

周日这天,贺绵绵一早起来就开始犯头痛,同样的位置,同样的疼法,她已经能非常熟练地给自己下诊断结论,这是又开始崩人设了吗?

于是没多犹豫,赶紧下楼造人设。

贺闻川今天在家休息,一个早上就在健身房运动,贺绵绵下楼经过二楼时,他刚好一身热汗地从健身房出来。

他穿着一条黑色运动裤,上身裸着,鼓鼓的胸肌和结实的腹肌非常惹眼,最吸睛的,应该是那两条性感的人鱼线。

贺绵绵看得暗暗咽口水。

“哥。”贺绵绵连蹦带跳地跑过去。

贺闻川拿着毛巾擦汗,随意地应了声,“嗯。”

“你晚上是不是要跟翟筱钰约会。”贺绵绵开门见山。

贺闻川本来想回房间,听她这么问,便停下脚步,“对,怎么了?”

“能不去吗?我不喜欢她。”贺绵绵小声撒娇。

“不能。”贺闻川果断拒绝。

“那你带我一起去。”贺绵绵改变策略。

“为什么?”

“我不喜欢她,可能是因为我不够了解她,所以你带我去,说不定等我了解她之后,就能接受她当我嫂子了!”贺绵绵说得有理有据的。

贺闻川啧的一声,皱眉道:“你不喜欢就不喜欢,不用勉强自己去接受,你记住了,就算以后我跟她结婚,也是她来迁就你,不是你去迁就她,懂?”

贺绵绵瞪眼,突然蹲了下去,一把抱住贺闻川的长腿,“我不管,我就是要去,你得带我去,不带我就闹!”

贺闻川:……

贺绵绵继续撒泼:“我要开始闹了,啊啊啊啊!”

贺闻川:……

莲姨在楼下听到动静,连忙跑上来看,“哎哟,这是怎么了?闹什么呀,闻川,你是不是欺负妹妹了?”

贺绵绵瘪嘴:“他要出去约会,我想跟着去,可他不带我,呜呜呜呜呜……”

她一边闹一边在心里疯狂吐槽:尼玛我一个25岁的成熟女青年,闹成这样也是不容易!

莲姨连忙哄道:“带带带,我让他带你去,小祖宗快别哭,哭了眼睛会变丑的,乖!”

于是,当天晚上,原本是黑化反派和恶毒女配的浪漫二人烛光晚餐,在贺绵绵的强势加入后,变成欢乐的三人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