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章 法相境小成!

小说: 系统向我借能力 作者: 如履 更新时间:2020-10-18 06:28:24 字数:2732 阅读进度:370/388

“见过谢教授!”

苏余很快见到了坐镇在此处的帝都大学的宗师,谢恒谢教授,苏余连连向后者问候。

谢恒教授是帝都大学儒家学院的宗师,也是德高望重的很。

而且,他虽然近年来一直坐镇在火焰世界,但通过种种渠道,对现实世界,特别是帝都大学之中发生的事情倒也并不陌生。

所以,见到苏余,谢恒不由扶须笑道:“原来是苏余,真可谓是久闻大名了啊!这一次进入火焰世界,可有什么收获么?”

谢恒诙谐地开着玩笑。

苏余大汗,怎的自己的名头,连谢恒教授都听说了?

他连称没有。

谢恒也只是开个玩笑,见苏余一路风尘仆仆,便笑道:“时间还早。”他在心底默默估算一下,“这才是七月间,距离九月一日还有足足一个半月还多的时间,绰绰有余。你也不用急着回去,不如就在我这里暂且休息下,恢复下精力,再启程返回不迟。”

其实苏余也正有这样的打算,这一路赶来,始终提着心神,几乎不敢有一刻钟的放松,精神上着实有些疲惫。

所以,苏余连忙就向谢恒道谢,“多谢教授!”

谢恒笑道:“没什么,正好,我这里有好酒数坛,你在这里休息,也正好能够陪我饮上几杯。”

……

帝都大学镇守的这一处名为“凤谷关”。

当然,称之为“关”,其实自然不是现实世界之中的那种关隘,而是位于两座绵延的山脉夹缝之间,正好在这里形成了一个狭长的山谷。

这两条山脉,却也正是火凤、火魔这两族的根基之地。

而且,由于这两族所占据的本就是灵气充裕之地,再加上质性又有些微的差异,也因此,处于两条山脉之间的这一处“凤谷关”,也正积聚了两条山脉之灵气,滋养出了种种珍奇资源。

所以,帝都大学才不得不派出一位宗师常年坐镇于此!可以说,这也是帝都大学最珍贵的资源地之一了。

可以说,若非帝都大学底蕴深厚,背后又有华夏官方的支持,只怕都坐不住这里!

但帝都大学在这两族之间站住了脚跟,也就使得两族对于人族更加忌惮,也更加敬畏……不得不在许多地方向人族妥协。

所以,这里也是一处十分紧要的“战略要地”!

……

苏余从闭关状态中醒来,蓦地睁眼,眼中一道道的光华流转。

他感受着自己的实力大进!

之前二十多天,苏余徒步穿过火焰世界足足千里之地,一路提心吊胆,经历诸多风险。

而在这样的过程中,其实对苏余来说也是一次难得的历练!

特别是他之前就对分身之术、肉身神通、一刀破万法……都有了新的理解和感悟,在这样的长途跋涉之中,面对种种凶险,使得苏余的种种斗法神通都是不断蜕变。

而在这样的历练之后,又有此时的闭关反省,正好将之前的收获巩固下来。

自然进展许多!

苏余内视,感知一番,他的修为也顺理成章地突破到了法相境小成!

苏余心念一转,一道道法相收摄回来,真元运转周天,一道道收束进入体内,神完气足。

而正在此时,忽然有谢恒教授的传讯送来。

苏余招手摄了过来,但见一道灵光,很快没入了他的眉心之中。

却是谢恒教授邀他前去品酒。

苏余不由摇摇头,他在这里闭关的数日,谢恒教授已经数次相邀……苏余是看出来了,谢恒教授虽然是儒家一脉,但生性诙谐,不拘礼数,确实是位很不错的尊长。但旁的都没说的,唯独这“好酒”一事上,着实让苏余有些无奈。

纵然是法相境,也架不住这天天喝灵酒啊!

喝酒伤身,少饮为佳啊!

但苏余摇摇头,谢恒毕竟是宗师,又对自己颇多照拂,却也不好推却了他的情面。

所以,苏余只好应邀。

天色将夜。

苏余如约来到了谢恒教授的住处,但见谢恒教授的屋外,已经摆好了酒席,从这里穿过层层火海,望向深邃峡谷之中,两条山脉绵延,端的也是别有一番胜景。

“谢恒教授!”

“冷彻学长!”

苏余还是很意外的,没想到在这儿居然也能见到一个熟人。

冷彻,更是苏余进入帝都大学学生会时,当时的学生会会长。虽然他当时已经大四,很快就已经毕业,将学生会会长的位置交给了梁毅学长,但毕竟也算是冷彻将苏余引入到学生会的,有这么一份交情在。

冷彻笑了笑,“苏余,我听说你过来,就连忙赶了过来。”

苏余连忙逊谢。

谢恒抚须,笑道:“都莫在这里站着说话了,我这儿正好有一壶好酒!快坐下,都坐下,一起来品鉴品鉴。”

于是,谢恒引着冷彻、苏余落座。

苏余稍稍谦让了一番,便在谢恒教授和冷彻学长的对面坐下。

冷彻也不由心底微微感慨,想当初他认识苏余的时候,后者还只是一个很有天赋、潜力无限的学弟。结果这一转眼,后者便已经成长到了这一步,能够跟自己、跟谢恒教授同桌共饮。

虽然,谢恒教授虽然是儒家一脉,却素来不拘俗礼,但能坐在这里,至少也得是入了他的法眼才行。

这个小学弟,真的不一般啊。

谢恒拍手开了一壶酒,苏余一打量,但见这酒透着淡淡的赤红色,乍一看去,宛如一团火焰灼烧一般,涟漪微微荡起,灵气向外渗透开来。

谢恒连道:“这可是我珍藏多年的一壶好酒!便宜你们两个小子了。这酒名为‘凤血酒’,是当年我花了不少代价从凤尾族那里兑换过来的。一共就只有三壶,现在就只剩了这一壶,想多喝也喝不了!我们先定个规矩,一人演练一道术法,能够惊艳四座,被另外两人认可,才能饮上一杯,如何?”

苏余不由哑然失笑,谢恒教授好酒,却又好玩儿一些这样的规矩。

冷彻笑道:“谢教授,这可不妥,你这不是欺负我们两个小辈么?”

谢恒不以为然,“我虽然是万象境,但也不会以境界欺压你们,这样,我的术法会限制在法相境,我们只论技巧,不论威力。”

他这样说了,冷彻才应了下来。

然后,冷彻望向苏余,一笑道:“苏余学弟,不如就由你先来?”

一旁的谢恒抚须大笑,“不可,万万不可!酒场如战场,定规矩可以,但这种摆明了的相让却是不行。”

苏余无奈摇头,能够先出手,无疑要更占便宜,冷彻学长也是好意。

但没想到,谢恒教授连这点儿便宜都不肯相让。